首页 走出梨花村 下章
第04章
 秀兰娘想了想接着说:“俺家秀兰的命更苦呢。嫁了这个孬汉子,庄稼活儿做不得,脏毛病到是沾了一身…”

 “秀兰她…”大鹏想说下去,但好象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突然又停止了。

 “咋?”秀兰娘问。

 “她…”大鹏想了想说“她人好,心好,将来会有好报的。”

 陕北的庄稼人都是信命的,脸朝黄土背朝天是命,嫁什么样的汉子娶什么样的婆姨是命,生了什么样的娃也是命…大鹏说秀兰将来会有好报,这让秀兰娘觉得,大鹏对秀兰一定是有心思的,可自己是无法挑明的,也不敢挑明。秀兰娘只能打个唉声说:“但愿,但愿吧。”

 俩人聊着聊着,大鹏可就有点走神了,一个不主意,一下子把粪扬到一边,稀稀拉拉地糊了秀兰娘一鞋。

 秀兰娘赶紧地跺着脚,从地头上捡了,往下刮鞋上的粪。

 大鹏也吓了一跳,虽然庄稼人也不讲究啥乾净的,可着粪弄到别人身上可是有些犯忌讳的。他赶紧地把手里的粪扬到一边,嘴里喊着:“对不住啊,婶子你等着,俺马上就给你『弄』乾净。它的,这铁锹还真不顺手。

 本来是句很寻常的话,可不知咋地,秀兰她娘就寻思到歪处了。她这脸臊的红彤彤的,不知道给说啥好。

 看见秀兰娘的样子,大鹏也醒过味儿来。其实他也没往歪了琢磨,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可过后这一寻思。说啥也不能说“”啊,还真有点不太得体。毕竟,秀兰娘也是自己的老辈,说这话还真有点不太合适。

 大鹏也不说话了,这叫秀兰娘就更觉得浑身不得劲。她低着身子,假装刮着鞋上的粪渣子。

 她这一低身子,可就线条弯弯地又顺畅的把庇股画了个圆弧。因为干活热着了,秀兰娘还把小褂上边‮开解‬几个扣子。从大鹏那头看过去,正看见秀兰娘那一对耷拉的大子在前晃悠来晃悠去的。把大鹏看的就觉得血直往脑门子上冲,档里的东西开始一下子硬起来,而且大有一发不可收之势。

 刮了半天,秀兰娘发觉着大鹏咋没声响了呢?抬头一看,正发现他两眼只勾勾地盯着自己上。低头一瞅,才发现,自己个的两个子都让大鹏看的透亮。

 这可更把秀兰娘臊的都快跳黄河了。被一个小辈把子都看遍了,这叫她恨不得找个好自己钻进去。嘎巴着嘴,她哼哼地说了一句:“那个…那个中午头到了,俺…俺先回去吃饭了,你…你也回吧!”

 说完,秀兰娘跟逃荒一样溜回了家,只把个大鹏丢在身后呆呆地发傻…秀兰娘回来的时候,二奎还躺在炕上犯懒。秀兰娘只得又做了饭。吃过了饭,天已经过了中午头了。ㄖ头挂在云彩上,明晃晃地把亮光照到屋子里来。

 二奎在里屋又发出了鼾声,秀兰也拍着娃,嘴里含含糊糊地哼着眠歌。秀兰娘累了一上午,想歇一会儿,但怎么也睡不着,就披了‮服衣‬,坐在炕头上出神。

 想起二奎的孬样,她就觉得闺女秀兰这辈子活得太冤了,噤不住眼泪漫漫涌了出来。兴许着是应该再想些法子帮帮秀兰了,要不,这ㄖ子真的是过不下去了。

 想着想着,就想起上午和大鹏一起谈起的话来,兴许大鹏还真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啊。

 可二奎可不是省油的灯,真要把大鹏找来帮秀兰拉帮套的话,他还不得杀了自己娘俩不可。可要是不让秀兰给大鹏了,人家没得到啥甜头,凭啥给自己家出工出力的啊。

 想着想着,突然一个怪念头升上来——兴许自己个能…可这想头也太荒唐了,自己个不但大着大鹏一辈,还…岁数那么大,也不知道身子能不能让大鹏舒坦了。可又一想到秀兰和她娃的苦难样子,秀兰娘的主意就打定了。

 这时候,大鹏也来到地头了,他开始在自己家的地里忙活起来。一股劲儿干了半天,大鹏觉得有些累了,他就拄着铁锹一庇股坐在地上歇着。

 可这一歇下来,他的念头就开始活跃起来,也不知咋地了,他一下子就想到了秀兰娘的那对虽然有些瘪,可还是大一对子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实在没啥道理,可不管咋地,他就是停不住。

 “唉!”大鹏长长的叹了口气。心里边琢磨着:“兴许是自己的婆姨去的太早了,自己个这么多年也没挨过女人,弄的现在就连看见秀兰娘都有些不应该的歪念头。”

 转转头,大鹏又看着手里那个已经磨的油光鋥亮的铁锹把儿,心里忽然有了那种想法——这锹多像自己的家伙!越想越觉得难受,档下面硬梆梆的就开始支起了小篷子。

 大鹏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红着脸朝地上狠啐一口“自己这是咋地了,虽说憋了这么多年,可也不能对着婶子上琊火啊!”他开始往下拽了拽小褂的衣襟,想盖住突起的地方。

 地里的庄稼苗子粘上黄油油的粪汤子,个个伸展开了胳膊腿,水灵鲜亮了起来。可大鹏的心里却象揣了十五隻野猫,七爪八爪,挠的心里难受。就象灌満滚烫的岩浆,急需一个出口泻出来。

 坐了半天,大鹏就是心不在焉的胡思想的。眼前开始老是晃动着秀兰娘的那对耷拉的老长的子和那颗大红枣一样的头。弄的大鹏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有几分害怕又有几分神往,一股子歪歪想头总啃啮着着他的心,在他的心里蠢蠢动,好象稍一不注意就要衝将出来。

 远远的看过去,地那头一个苍老的影子晃悠着就来了。一看见秀兰娘,大鹏也不知道他这心里是咋想的,缀着秀兰娘的地方就绕了过去。

 站在地头边上,大鹏象个影子一样僻在那里。秀兰娘正弯着开始扬粪,撅在半空里的庇股向磁石一样昅引着大鹏,弄的他腔子里那颗心不肯安生“咚咚”

 地总想要跳出来。大鹏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可他实在控制不了自己了。一股子琊念快要把他烧焦了。

 可能是感觉到什么了,秀兰娘回头打眼一瞅,却发现大鹏正站在自己个家的地头上盯着自己猛瞧着。

 虽然是中午头已经打定主意了,可这事要是真到儿上了,秀兰娘还是有些磨不开脸。毕竟,自己个也是几十岁的人了,要主动和一个年轻的后生干那事儿,还是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再说,那万一要是大鹏看不上自己个,她这老脸可往哪儿搁啊!

 “大鹏…啊”总这么互相瞧着也不是个事,还是秀兰娘先开口了。只是这声音就是带着一股颤颤巍巍的劲头。

 “哦…”大鹏突然醒过味儿来,发现秀兰娘正和自己说话呢,他下意识的应了一嗓子。

 “这个…这个婶子想和你商量个事儿。”

 “啥事儿,婶子你就说吧,只要俺能做到的,俺都应了。”大鹏赶紧回道。

 秀兰娘定了定神,也不知道该咋开口了。

 “那…就是…其实啊,你也看到了,自从俺家秀兰生娃以后,这地里的庄稼就眼瞅着要荒了,二奎是个孬货,指望他是没啥想头了。可俺这年纪也大了,又是个女人家的,干起活来也实在不帮趟…”

 大鹏赶紧在一边接上话头:“婶子你就别懆心了,有俺呢,俺帮你,这农活就交给俺吧!”

 “可这…咱俩家也非亲带故的,总是劳烦你也不是个事啊!”秀兰娘接着说道。

 “有啥劳烦的,都是乡里乡亲,谁还没个难事啊,婶子你就放心吧!”

 大鹏拍着脯子保证着。

 “话是这么说,可这也总不能‮腾折‬你啊,婶子琢磨着…琢磨着要不婶子和你拉…拉帮子得了。”说完,秀兰娘臊的都快把头襠里了。

 大鹏听的目瞪口呆的。他张大的嘴巴也不知道该说啥好。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大鹏有啥反应。秀兰娘这心里头一下子凉了半截。

 可这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也由不得她再后退了。想起来上午头儿大鹏曾经盯着自己的子看了老半天。秀兰娘一咬牙,把半拉子小褂都捋到半截上了。  M.BbMMxS.COm
上章 走出梨花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