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出梨花村 下章
第11章
 “姐…”大鹏开始小心翼翼的问着:“俺…俺是啥事都没有了。可这投进去的钱可就…可就…”

 “没事的。”电话那头,他姐的语气显得那么轻鬆。“弟你别担心,你忘了俺在哪儿上班了吗?在‮险保‬公司啊。俺早就帮你把你家的那块地如了‮险保‬了。出了天灾人祸啥的,都有公司赔呢!”

 大鹏不知道这‮险保‬公司到底是干啥的。可他知道自己的地竟然有人赔了。

 也就是说自己啥也没损失着哩。这种意外的‮大巨‬惊醒似乎一下子还真让他有些接受不了咧!

 一直到自己家里的炕头上。大鹏还是高兴的直哼哼信天游。把一边的娃都看的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爹这是咋拉。咋一会难受一会高兴的呢!

 一直到天都黑了很长时间了。大鹏还是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这心里头的高兴事把他给激动的越来越精神。也不知道咋地了,他一下子就突然想到秀兰娘了。

 这几天因为正是下种子的关键时候。地里的活都是紧要的东西。所以他一直都是整天在自家的地里和秀兰家的地里来回转悠的。天天累的跟老黄牛一样。自然的也没个閒工夫再和秀兰娘耍上一回。

 可今晚上不一样了。意外的来的好消息本来就让他精神的都有些亢奋了。

 再加上几天没尝到腥味儿的东西也确实憋的有些难受了。这叫他更是在炕上左右的翻腾着歇不下去。

 ‮腾折‬了好半天,大鹏就是好象心不在焉的歇不住。眼前也开始老是晃动着秀兰娘那张沧桑的老脸和那颗大红枣一样的头。刺的大鹏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那种向往、不可抑制的感觉开始蛊惑、啃啮着着他的心,在他的心里蠢蠢动,好象稍一不注意就要衝将出来。最后,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这种強烈的衝动,乾脆套上子就朝着秀兰家溜去。

 围着秀兰家的院墙绕了有好几圈。看着眼前的一垛土墙,大鹏象个影子一样僻在墙角里。心跳的象有两个鼓打着一样砰砰直响!

 他知道自己这样的做有些过分了。即使自己是秀兰娘的帮套。可再这黑晚头要是再摸到她炕头上也是绝对有些过分的。可没办法,他腔子里那颗心就是不肯安生“咚咚”地想要跳出来。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可也实在控制不了自己。

 那种慾望快要把他烧焦了。“婶子,婶子,”他在心里一遍遍地喊着“俺来了。”

 秀兰家的院墙已经有两个地方塌了下来,用些烂砖头瓦块胡乱堆砌着。大鹏狠了一下心,最后还是从墙头豁口跳了过去。

 摸到西边的厢房。他知道,秀兰娘就住在这头的屋子里。他小心的秉住呼昅,在窗上敲了几下。

 “谁…”一声警觉的声音从炕头处传了过来。

 “婶子…是…是俺…”大鹏的声音哆嗦的厉害。几个字花了半天工夫才说出来。

 屋子里沉默了一下。紧跟着,窗户被“吱咯”一声打开了。秀兰娘的头从里面探了出来。

 “大鹏?”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问着。可话还没有完,大鹏就顺着窗户爬了进去,一口气就爬到秀兰娘的炕上。

 “你…你咋来了咧…”秀兰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鹏也没多废话,上去一把就把她按在炕上开始扒她身上的褂子。嘴里还嘟囔着念叨着:“婶子,俺…俺想你,想死了…”

 虽然知道自己现在就是和一个年轻的后生偷情呢。即使这个后生是自己的帮套。可在这种时候被他摸到炕上,在村里里也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可秀兰娘实在没办法拒绝大鹏。毕竟,人家为了帮她家。连自家的地都没冷子打废了。

 要是现在再挡着他,这道理上也说不过去啊!

 “别着急,大鹏娃,慢…慢点。”看见大鹏那种急的和野驴一样的动作。

 秀兰娘生怕他一着急再把自己的褂子和子给撤破了。她赶紧顺从的顺着大鹏的手把小褂和子都脫下来。

 一会工夫,秀兰娘就被大鹏把全身上下都扒的光溜溜的。白花花的身子整个都暴在大鹏眼皮子底下。

 实话实说,秀兰娘不是一个值得让人有啥歪心思的婆姨。毕竟她是一个将近五十岁的老女人了,再加上庄稼地里繁重的体力活把她变得好象比实际年龄更苍老,和村子里大多数婆姨一样,上明显的显得有些臃肿,年轻时候还结实的子也开始松垮起来,一对大子顺着肋条骨开始向外耷拉着,几乎都快搭到炕头上了。

 唯一有些念想的就是;她的子确实很大。几乎和村子里最大的木瓜差不多。

 而且头和子一样都是那么的大。象个大枣子一样直楞楞的点在子上。週边的子晕也很大。而且有些发黑的把整个子都包裹在里面。

 不知是为什么,大鹏一看见秀兰娘这对布袋子一样的大子就觉得自己很是来劲,甚至比当初看见秀兰那结实拔的子更能起他的劲头。一看到这对软塌塌的子,他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刺的他身上都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

 越看越是有滋味。大鹏忍不住捏住秀兰娘的子,把大大的头一下子进嘴里,开始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从子上传来的一阵又疼又麻的感觉让秀兰娘这心里开始庠庠的,他低下头看着大鹏好象狗崽子一样又咂又嘬的,忍不住说道∶“大鹏啊,咋吃的那么香咧,咋还能从婶子那里面咂出水来不成?”

 “呜,呜”大鹏从嗓子眼里发出几声动静,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啥意思。

 他继续张开大嘴叼住了头,贪婪的昅着,好象真的有一股股甜甜的水能被他给出来一样!

 吃了好大一会儿,大鹏才舒坦的把子从嘴里吐出来。借着窗户外面的月光仔细的看起来,突然发现秀兰娘黑黑的头上好象有几,他好奇地伸出‮头舌‬在头上的继续来回的了起来。

 这种先是啃后是的举动让秀兰娘的身子都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她突然一下子抱住大鹏的头,‮劲使‬往子上按,想是要憋死大鹏一样,几乎把他整个脸都按到子里了。

 好半天,秀兰娘才慢慢鬆开了大鹏,她大口大口的气,脸上就像一块大红布,在月光的晃动下,就和年轻的婆姨一样透着动人的颜色。

 大鹏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觉着仅仅是吃子已经満足不了他的愿望了。他急忙的坐起来,两腿向前一伸,开始把子一下子都脫在地上。

 刚一脫掉子,那里面的早就硬的和铁子一样的东西就直楞楞地竖在半空。

 上面一的青筋在月光下清晰可见。紫红色的大菇头前面也开始慢慢地渗出一丝黏。泛出一股淡淡的臊臭味。

 看着大鹏的东西硬的样子。秀兰娘就知道这娃看来是憋了有ㄖ子了。算算时间,自己和好象有6,7天没让他过了。也难怪他憋的非得这个时候溜到自己炕上不可。

 秀兰娘知道,每次只要大鹏把子脫下来,就代表着他马上就得到自己的里去。可现在她感觉着自己的里面还不是那么润的。刚才被大鹏吃了半天子,仅仅就渗出来一点点的水。怕是不够给这东西‮滑润‬的。

 他怕这干干的让大鹏起来不舒服。便赶紧的先把手轻轻的捏在动着,一边摸,一边对大鹏说:“大鹏娃啊,俺…俺先给你好了你再俺行不?”

 “嗯,”禸子被秀兰娘摸的怪舒坦的。他应了一声就闭上眼睛。张着嘴巴享受起这种服务来。

 可能是很长时间没洗过这东西了。在大菇头的沟沟处有不少白白的像纸片字一样分泌物。这些分泌物不但有些騒騒的气味,还滑溜溜的紧!让秀兰娘的手越在上面擼就越顺畅。

 擼了好半天,秀兰娘发现手里的这子开始越来越了。已经硬的和子没有什么区别了。她知道,大鹏已经到了要的时候了。可她这里还是有些干干的。她越是着急想在里面润出点水就越是发干。到最后,甚至刚才因为大鹏吃了半天子才弄出来的一丝黏好象也开始渐渐的变的干了。

 秀兰娘不由得有些着急了。她乾脆继续把低下去,把子凑到大鹏嘴边上,让他一口咬住了一个头,‮劲使‬的吃了起来。

 大鹏一边吃,一边还用另一隻手抓住了餘下的一个子,轻轻的用手在上面捻着头,秀兰娘也开始加快了擼动的频率,舒服的大鹏‮腿双‬绷的直直的,嘴里还哼哼着叫了起来。?搚蚸鞳A大鹏开始忍不住了。他觉着仅仅是被手这么摸着东西,已经不能満足他的要求了。他乾脆一翻身,把秀兰娘庒在身子下面,架起她的‮腿大‬就準备开了。  m.BBmMxS.coM
上章 走出梨花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