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儿孝母 下章
第10章
 “我们还不都一样!”李乾说。我一听,这小子居然敢攀我。

 “什么我们都一样,我和你怎么能一样?你和我说清楚,什么意思?”这小子是憋着什么坏呢!不会是让我去帮他顶雷吧?我翻着眼心里盘算着。

 “哥哥,兄弟没有让你替我顶雷的意思。”到底二十多年的哥们,一下子就看出我的心思。

 我哈哈大笑。

 “那你什么意思?”我说。

 “看着哥们落难你就别笑了!”他颇为不满“我知道他和你还是能扯上关系的,你帮帮哥们!”“啊!我和他有什么关系!”这小子不会连这个这也知道吧?

 看我装傻,他来气。

 可是他人在我屋檐下,又不能不低头,他求着我呢:“你知道他老婆是谁,就是我们学校医学院的那个明月,邱明月,你们两个在学校以老乡的名义打的火热,当时我还真的看好你们。你们在校的时候经常一起去医学院那个超级美女老‮女处‬教授童云家里。听说那个童云每次回美国就让你们给她看房子,当时…嗯,反正你们当时火热啊!谁知道毕业后说分就分了!她嫁的老公就是那个喻光,要说他和你还有夺之恨呢!”他妈的,我能不知道?,不过不能在这小子面前表现出来。

 “你少在这儿挑拨!”我这个气啊,这小子已经不择手段啦。

 “不是吗?你说你帮不帮哥们啊,他要是打击我,也不敢明着来,毕竟我泡的只是他的情儿,而你可上的是人家老婆啊!况且他如果对我不利,最受伤的还是我们公司,你说是不是?”“你,你小子,我们那时候是谈恋爱,我们大学里的纯洁爱情让你说的如此龌蹉!再者说了,他对付我,我怕他吗?”我自己表白的都有点脸红,只好说些狠话了。最后看这小子是真急了,我缓和了口气:“你有什么想我帮忙吗?”“我这么想,你把他和李颖的关系找个机会透漏给明月,”“邱明月,请你不要叫的那样亲热好不好!”我纠正他。

 “哟、哟、哟、看你口气,跟说你老婆似得,她可是人家喻光的老婆,你也捞不着!你是不是还爱着她?”“去你妈的,你再这样说,我走了!”

 “好好好!邱明月,邱明月还不行吗!小气样,你透漏了以后,他后院起火,我想他也就不敢我们公司怎么样了,像他那样的领导,一般不敢将自己的家庭矛盾暴漏出来,更何况他刚40岁,自认为前途无量,肯定不敢在这方面出问题。”“那明月如果不和他闹呢?明月是医学博士,有文化有修养的人,怎么会像泼妇一样?”“行了,一提邱明月你眼睛都放光,我可有丽敏的电话!”“行了行了,我知道,我觉得你的办法不好,最起码不是最好的,你从李颖身上下点功夫,让她找个机会和他谈谈,让她告诉喻光说自己要离婚!这边我把这件事儿和明月说一声,双管齐下才好啊!”“啊!李颖说离婚能管用?”他榆木脑袋不开窍,一脸茫然。

 “你傻啊,当官的怕什么?怕玩儿了以后粘上了。所以当官的一般都找有夫之妇,这样最起码那边还有点牵制,而且也有个掩护,是吧!可是女人一说离婚,当官的情人关系多数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尤其是像李颖这样的,她是完全有能力搅散他家庭的人,搅散了他的家庭也就毁了他的前途,这你都不明白?所以啊,只要他一听说李颖要离婚,一定会很快的敬而远之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老婆再听到点风声,哈哈哈!你想想会是什么样?”我给他分析的头头是道,小子一听就晕菜,其实我知道,如果他真的能够做通李颖的工作,完全能够搞定这一切,我根本就不用去和明月说。因为据我判断,明月早就知道喻光的事儿,依照明月的智商,还有现在的官场风气,我相信明月没有不知道的理由,如果我再去说,倒显得我嘴碎了!

 而且李乾那小子根本就不知道,我和喻光最早就是市政府的同事,我们认识的时间可以追溯到我们刚大学毕业一起分配到政府。只是之后我们有夺之嫌,来往很少了。

 搞定这件事儿,又顺便处理了几件工作上的事儿,和明月通了电话,说了母亲身体情况。她非常关心,说有机会带着孩子去看我母亲。我很高兴她能去看我母亲,不过有点纳闷,自己去就好了,带她那个破儿子干嘛,弄得我一点机会都没有。而且我最不喜欢的是别人的儿子了,别人的老婆…!不过,想想她也许是客气,她只说是有机会才去吗,也没有说什么时候有机会!想想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憨憨的!

 处理完事情,抬头看,已经是晚上7 点了,赶紧给母亲打电话,说回去吃饭。

 开始听着母亲不是很高兴,可是听说我回家,很快又高兴起来,说了声好,问我吃什么,我说随便。

 我的车进入巷子口的时候,隐约看到我家门口有个人影,一闪没有了!想一定是母亲,凭窗盼儿归啊!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就是母爱了!

 进屋我装着没有看见刚才的一幕,只是大声的说道:“妈,我回来了!”“小五,干嘛去了,一天也不打个电话,这么晚了,还以为你不回来吃饭呢!”“公司有点小事儿,小李处理不了让我去看看,不过没有给妈妈打电话,是儿子的错,让儿子给您赔罪!”说着我过去从后面抱着母亲,吻了一下她的颈侧。

 可巧的是刚好吻到了她的耳

 “嗯…”母亲轻轻的呻了一声,突然的用力转了一下头,把耳移开了。

 “吃饭了,小子,回来就知道瞎闹,不饿吗?”说到这儿,顿了一下,又问:

 “还喝红酒吗?”母亲问我的声音明显小很多。

 “喝点吧,妈呢?”我征求母亲的意思,可是突然感觉到,红酒在我们母子之间感觉怎么像是有点暧昧?这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血上头。可是母亲明显的快了许多,有点小跑的意思,拿了两只高脚杯。

 “来,儿子妈给你倒上,妈也陪你喝点,听说老年人经常喝点红酒对血管好!”母亲解释道。我看着她,感觉她今天好像和往常不是很一样。

 “来,cheers!”母亲和我碰杯。当她的杯中挨着她的嘴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哪儿不对,母亲今天化了妆,红,薄施粉黛,看着真的像是个‮妇少‬,只是比小‮妇少‬显得再老点罢了。

 “妈,你今天真好看!”我由衷的恭维道。

 “是吗,妈今天拿了冠军嘛,高兴!而且有个帅哥晚上陪我烛光晚餐!”她说到这儿,指了指烛台,这时我才发现上面有一的红烛。

 “哦!怪儿子,没有认识到今天取得了这个成绩对妈妈的重要,儿子应该早点回来和妈妈庆祝的!”我点上了红烛“关上灯吗?”我征求母亲的意见。

 “你说呢?”母亲说的声音有些抖。

 我关上了灯,说:“美女,能赏脸陪我跳个舞吗?”“好吧,帅哥,看在你及时回来的份上给你这个面子!”说着她把手搭载我的手上。“如果你晚上出去吃饭看我晚上给你开门?”原来她生我的气。庆幸!

 我们开始跳了一个很标准的华尔兹,母亲很高兴!

 “孩子,你还真行,这个舞能让我们下次还拿冠军,来,我们再喝!”母亲兴致很高。当红烛燃烧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已经将一瓶红酒喝完了。

 “还要嘛,妈?”

 “嗯!再来一瓶好吗,喝不动了就放下!”

 “好吧!”我又打开了一瓶,继续陪母亲干杯。

 “不想再请美女跳舞了吗?”

 “不,不了,不想和美女跳了!”我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发渴!

 “哦,那…”母亲显然有些失望,可是也没有说什么。

 “我想请我的母亲跳舞,行吗?”这时候的我还在提醒自己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母亲。

 “哦!好吧!”母亲更加落寞。她摆出了最正规的舞姿等着我去请她。

 我牵着她的手,来到了客厅的中央,也用最正规的姿势伴着柔和的四步乐曲走了几步。当我们走到烛光的阴影里面的时候,我不自觉的将左手里面托着的母亲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把自己的左手也圈住了母亲的,并轻轻的将她的向自己身体的方向牵了过来。母亲会意的缓慢的贴在了我的身上。我们中间没有了隙,我下面的那个早已是硬硬的那个,顶着母亲的小腹。母亲好像并没有感觉,只是使劲的圈住了我的脖子,将身体吊在了我的脖子上。

 “小…五…”母亲轻轻的叫我。我没有回答,只是那样抱着她,随着轻柔的节奏在烛光的阴影中慢慢的晃着,让我们没有隙的接触产生些许摩擦。  m.bBmmXs.coM
上章 五儿孝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