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儿孝母 下章
第15章
 我不再是大灰狼了,我温柔的俯下身去,吻住了她微启的朱

 这次她的回应不再是紧紧的含着,而是热烈的吻着着,她完全亢奋了:

 “小五,小五!别叫我大嫂了!”

 我探寻着她的衣扣,一粒一粒的解开。里面粉红色的衬衣也被轻轻的剥去了,黑色的罩包裹着很丰房,只是显得有些紧绷!

 “琼,你的罩太小了!”

 “嗯!…不合适…就…去掉吧!”她推开我的头,可是眼睛依然闭着。

 我伸手到她背后。

 “傻小子,在前面!”她轻声的说。

 我心里有一种被包围的温暖,想起了母亲那个轻轻的欠身。

 我也去抚摸她的腹部,并没有妊娠纹,也许是因为她只生过大侄子一个孩子的缘故吧。

 带被解开了,刚才还很放松的大嫂突然紧张起来了。

 “小五,是…”

 “什么?”我问。

 “没…没…什么!”她用手使劲的抓着单,尽量让自己平静。我没有急着她的子,只是解开了带,揭开了子开口的地方。粉的内,前面是半透明的‮丝蕾‬。上面黝黑的一团,透过半透明的‮丝蕾‬若隐若现。

 “嗯!”我没有犹豫的去抚摸那些。她呻了。我轻轻的在那个‮丝蕾‬上面,另一只手在她暴在我眼前的房上抚摸着。

 “我…嗯…不要…用力!”不知道她说的什么,不要用力,还是再用点力。我没有时间去思考。突然,她没有征兆的角弓反张的身体弓了起来,口中发出了极其压抑的叫声。

 ‮丝蕾‬是不水的,一下子我的手被白色的体打了。

 “唿…唿…”她气,把头扭在了一边不看我。

 “就这样都行?”我看着她的脸,征求她的意见。

 “呜…呜…”她突然哭出了声“大嫂是不是很,是不是让你看不起!”“没有!真的!”“那你!那你!这样是在安慰我吗?是完成咱妈交给你的任务嘛?”可以看出她确实很委屈。

 “不,不!不是,我…我…没想到你这么快!”我确实没有想到,不过看到她足了,觉得可以了,突然我想到了大哥,我确实不想对不起大哥。

 她听我这样说,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你…你个臭小子,你太讨厌了,你玩我,还不让我有感觉,哪有这样的道理?你坏死了!”她用粉拳在我的身上敲打。

 “还要?”我伏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

 “嗯。”她不经意的点点头,发出了不经意的声音。

 我慢慢的去褪掉她的子,她抬起股的姿势和母亲很像。我不知道内是怎么掉的,只是知道自己的带被解开以后,就完全像是风中的风筝一样飘的哪都是了。

 我用力掰开她的‮腿双‬,她开始抵抗,后来看我坚决,也就放弃了!张开的很大。“害…害人吧,你就!坏蛋!”是硬的,她闭着眼不看。我牵着她的手摸过来。她很听话,可是当触摸到了,一下子又缩回去,像是被烧到了似得。

 我吻她。她不像刚才那样的热烈的回吻,只是张着嘴让我任意的进出。我抚摸她的身体,她不阻止,也不配合,只是双手紧紧的抓住单。当我趴在她的两腿见用头顶着她的口的时候,她突然喊道:“等等!等等!”我心里泛起了酸酸的味道,想起了三个月前的那个晚上。

 她勾起头睁大了眼睛:“好人…等等,让我看着,看着我爱了十多年等了十多年的男人是怎样进入我的身体的,我不要错过这一刻!”她真是出人意表,她刚才还害羞的不行,这会儿要看着我怎么她。

 “大嫂,我也爱着你!”我说的真心。用自己的头顶进了她的两片之间。

 “喔!”她的嘴好像也被我撑圆似得“好疼!”好疼?还是‮女处‬?我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可是当我继续潜行,慢慢的入到底的时候,大嫂已经通身是汗了:“小五,你能…能停停吗,你的太大了,大嫂受不了!让大嫂适应一下!”她说的不假,她是需要适应一下,不过也许不是因为我的太大了,而是她的太紧了!没有想到一个生养过得女人还能够有这样的道。

 大约晚上六点的时候,大嫂从我的办公室出去了。

 她后来和我说,像是踩在了棉花上,脚下无

 在接下来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她睡着了三次,高了九次,同时也让我在她紧紧的里面了三次。做对于她来说完全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她在最后一次高过后说,明天死了也值的。

 从那以后,我办公室套间的上,成了她“受刑”的场所,每次她在哪儿死去活来的过了堂以后,总是第二天不来上班的。

 再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她不来上班的频率有点高,我知道要好好的做一做自我批评了,要节制,应以公事为重啊!而且公司里面好像也有些传闻,说我的胃口有点变!公司里面很多小美女对方经理表现出了明显的嫉妒!我到是不太在意公司里面的传闻,方琼好像更不在意。

 两个月之后的一天,她告诉我她的月经又正常了。

 后来她不再直接给我说这些事儿了,而是将她身体的稍有一点点变化都写个纸条放在我的办公桌的抽屉里面,例如:来了、排了等等。弄得我紧张兮兮的每天早早的去办公室翻抽屉,紧怕被丽敏看见。不过后来我发现了规律一般她都是农历的初一和十五给我放这样的条子。也许这是她的生理周期。

 又有一次她说她的月经又不正常了,之后没有几天,也就是母亲八十大寿后的大概有四个月的样子,她去了欧洲,走之前也没有给我说一声。再后来她电话里简短的说了自己想去美国住一段时间,之后就再也没有讯息了。总之她在外面待了一年多才回来。

 母亲的八十大寿,热闹非常。

 全家人围坐在一张大桌子边上,依次给母亲祝寿。

 母亲居中坐着,大嫂陪伴她右手。依次是二哥一家三口,三哥、四哥、还有我们家三口。中途大哥和大侄子都打了电话,在电话那边也给母亲磕了头祝寿!

 母亲环顾左右,有些眼圈润。

 “想我封华八十年的人生,也算是幸福美满了!”母亲每年都说一些自己的感受。

 母亲是解放前的大学生,文采极其了得:“建国前我是孜孜以求的学生,虽是家境富裕,可因为我在家中是庶出,没有享受过温暖和亲情,只有我的母亲给了我最大的爱和支持,让我不断的学习上进。等到毕业后,我遇到了你们的父亲,相伴一生,相濡以沫,可是他最后还是舍我而去了。所以在过去的这一年来,我感到异常的孤独!终于,终于就在最近。”

 母亲说到这里,她有意无意的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我想清楚了,他走了,我还有你们,我的儿子们陪伴我的左右,我的儿媳们是那样的孝顺懂事,我的孙子孙女是那样的可爱可人,今天长子、长孙虽然没有来,他们在忙自己的工作和学业,他们事业有成,我也倍感欣慰,而且有你们的大嫂代表他们,我也感觉到了他们的孝心,因此,我有你们大家在,我不应该感到孤独!过去的岁月留给我的记忆,我将仔细的珍藏,未来的每一分钟我都要细细的品味,让我在我人生的最后的这段日子里依然能够尽我做母亲的责任,让我的儿女还一直都能在我的呵护包围中幸福生活!虽然现在我的呵护也许只是象征的了,可是我相信它能给你们带了幸福的感受!足的感受!”

 说到这里,母亲顿了一下,表情中溢出了欣慰的样子“老大媳妇,你支撑你们的那个小家,给他们俩个漂泊在外的男人留下了回归的渴望!谢谢你。好了,我转入正题了,我今天之所以这么郑重的讲话,是因为我想说出一个藏在我心中五十年的痛。老大不在,方琼,你作为大嫂也要听好了,将来把我的话转述给他们父子,妈真的希望妈有生之年你们能够替妈完成这个心愿。五十二年前,我还生过一个女儿,比老大小两岁,比老二大一岁,在她三岁的时候,被我的一个大学同学以欺骗的手段带到了国外。我的那个同学叫李晓洁,是我当时最要好的朋友,可谁知她竟然骗走了我的孩子。为了这个孩子,你们的父亲被气的在医院住了半年之久。这么多年来,这件事儿一直都是我和你父亲心中解不开的疙瘩和去不掉的痛,所以不管你们谁,一有机会就去打听打听,在你们的心中一定要记住你们还有一个姐姐或是妹妹!”母亲说的动情,我们不也是潸然泪下。  M.bbMmXs.COm
上章 五儿孝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