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婆雪儿的换凄经历 下章
第26章 让躺在庥上
 “哦…噢…”雪儿颤抖着、息着,在这样的摧残下能释放自己让雪儿晕眩,机械的颤抖着完了体内的,歪头靠在沙发上着气。

 离刚才高也就不到10分钟,雪儿第4次高了,软软的身子,体挂在沙发上。老贾出了手,看出他连续的扣弄也很用心,头上都渗出汗来。按摩师想上去的雪儿,老贾却用手势制止了。

 他拿出了两个按摩,接上电源。雪儿还在虚弱地啜息着,白皙的躯体在几次高后愈发显得而娇。老贾用两个按摩分别按在了雪儿两个头之上。雪儿在片刻的休息后突然在感的头上被强烈刺,又娇滴滴地哼起来:“嗯…这是什么呀…”

 老贾拿着两个按摩在雪儿房上下滑动,探索着雪儿身体的秘密。雪儿扭捏着自己的上半身,看出来又享受在里了。

 “雪儿,舒服么?”按摩师不失时机地问。雪儿身体随着按摩的触碰微微颤动着,小嘴轻轻张着,哼哼唧唧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但是老贾和按摩师都笑了,老贾把一只按摩头帖着身体向下滑,直接到抵到了雪儿的小上。雪儿立刻由刚才“嗯…”的叫声变成“啊…”地轻叫起来。

 她的小脚丫和小手来回晃着,身体也紧张地向蜷起来,躲避这直接刺,但是无奈四肢已经被牢牢固定在沙发上,只能张开着身体感受震动的刺

 果然没过一会,在这样机械的刺下,雪儿身体再度强烈的起伏,叫的呻声越来越大,娇媚中夹杂着哀求,让人好不心疼。站在一旁的按摩师却在此时大胆地走到雪儿身边,引着雪儿的小嘴含住了他的茎。

 我突然慌了神,按摩师的这个举动岂不是让雪儿怀疑会有两个人?万一雪儿突然惊醒过来,强烈拒绝怎么办…但是雪儿的反应证明我是多虑了,大概她一直集中精神在享受高来临刹那的快,完美没有意识到身边已经有第二个男人。

 雪儿只是顺从的含住了按摩师的头,随着高来临时身体的振颤,一边像个妇一样给按摩师口起来,她高时的喊叫声因为含了按摩师的巴也变成了呜咽的声音,更添加了几分下和屈辱的悲凉。

 雪儿第5次高就在按摩的机械冲击下到来,汁没有因为多次高而减少,还是一股一股地了出去。

 只是在短短的时间内连续的高已经让雪儿身体非常疲倦,只能软软地摊在沙发上,无力地含着按摩师的巴,微微气。

 老贾仍然不肯放过雪儿,他没等高后的雪儿休息,就用胶带粘住雪儿蒂边的,然后向两边拉开,粘在雪儿户边的上,好让雪儿的蒂完全暴出来。

 老贾和按摩之后的蒂与我以前给雪儿口时的样子完全不同,不仅更大,周围包皮的外翻也更彻底,通红的颜色配着晶莹发亮的泽,与下面润粉的小形成鲜明对比,怪不得这个小小的豆豆是最吸引男人的器,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变化。

 雪儿还在含着按摩师的吧,却是几乎没有力气去弄,酥软的身子已经完全抵抗不了老贾和按摩师的摆布,也不知道她是否能清楚的意识到,被他含着巴的按摩师没有办法去她的户,只能是另有其人。

 老贾把两个按摩的震动频率调到最大,甚至我隔着暗门都能听到按摩发出的“嗡嗡”的声音。

 老贾把一个按摩到雪儿的头上,雪儿已经感异常的身体受到震动最强频率的冲击自然就崩溃了,颤动着从嘴边发出“啊…”的叫声,声音因为这种高强度的刺都变了音,都有点像唱歌一样。

 老贾用另一按摩在雪儿小腹,大腿上来回挑逗了几下,雪儿自然意识到下面会发生什么,她害怕地扭曲自己的身体,想收紧自己的下体,却是徒劳。老贾最终把那按摩直接到了雪儿的蒂上。

 雪儿身体想触电般的弹了一下,猛烈晃动着,想摆绳子和沙发的束缚:“求你…别…不要啊…”雪儿含着按摩师的吧,还是高声叫了出来。

 “把她按住。”可能是因为沙发晃动的太厉害,老贾忍不住开了口。按摩师把巴从雪儿口中出,两个手臂从沙发后面环着雪儿的身体,把雪儿和沙发死死固定在一起。

 雪儿大概是因为太累了,被按摩师锢住以后,努力使了几下力,终于无助的瘫软下来,只剩下体还在条件反似的紧绷着抵抗按摩的羞辱。

 大声地叫也因为没有力气而变得弱下来,只剩哀求似的呻:“哦…求你…求你…”最终,无法忍受这种羞辱的雪儿还是又哭了出来,呜咽着,夹杂着几声娇美的“啊…”

 因为在最快速震动的按摩面前,大概也就不到2分钟,雪儿又高了,或者,准确地说,这次雪儿失了…这是上次去温泉后失的又一次失,开始一股一股出的汁,最后变成了涓涓细,按摩师和老贾都专心的欣赏这个胜景,只有雪儿害羞的一边哭着,一边努力转头想把自己埋进沙发里。

 看到这里,直接从我手里捏着的巴中了出来…就在我本以为这已经是结束的时候,老贾却在雪儿完后,再次把那个疯狂震动着的按摩在了雪儿的蒂上。

 雪儿身体再无力反抗,只能机械的颤抖着自己的下体,也无力叫喊,只能“呜…”的哭泣。我心痛异常,想去制止,却可能因为坐的时间太长,又加上身体一直在紧张状态,竟然腿上感觉不到一点力气,想吼,又怕雪儿直接发现,只能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腿恢复力气,眼睛却仍盯着屏幕。

 不知道雪儿在不到一小时内多次连续高后身体会有多么感,再被这样震动着的按摩直接刺蒂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不到一会儿,雪儿第7次高了。

 雪儿的身体似乎在用尽最后的力气享受这样疯狂的冲击,她的股都向上,脚丫紧紧扣住沙发,着泪却发出“噢…”的声音。再一次从雪儿柔出。

 但这次确实少了许多,最后的几下都只有雪儿身体的颤抖,几乎看不见再有出。雪儿在高的颤抖后,瘫在了沙发上,绑着的手脚已经完全无力承担身体的下坠,半个股都滑出了沙发,头也无力的搭在自己的胳膊上,一动不动。

 按摩师雪儿的房,一点反应也没有。我害怕地走了出去,老贾已经把绳子解开,雪儿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的顺着沙发坐到了地上。

 按摩师把我拉到一边,安慰我说雪儿只是太过兴奋,有点晕眩,一会就会好。我担心的解下雪儿的眼罩,却只看到她满脸泪痕,眼睛闭着,轻轻呼吸,似乎睡着一样,我盯着刚才他们雪儿的位置发呆,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老贾说把雪儿抱到上休息休息,按摩师就把雪儿抱回了卧室,老贾一边让我放心,雪儿身体是正常的反应,又夸说雪儿漂亮得外貌,完美得身材还有的感而的体质。

 按摩师也在旁边附和,说当时给老贾说这个女孩的时候老贾还不相信现在震惊了,我转身去卧室看了看雪儿,确认她确实只是昏睡了过去,才稍微放心。

 老贾和按摩师继续安慰我,夸赞着雪儿,渐渐我也不这么揪心了,老贾推心置腹的说他的判断和按摩师一样。

 雪儿的内心绝对是非常的,他甚至都不相信雪儿只有26岁,比他玩过的许多30、40岁的女人望还要强烈。

 而且体质上也居然能承受这样的,他劝我尽量别再玩换了,将来雪儿一定会控制不住的。我点点头,心想不知道能不能克制住自己将来雪儿的望。

 ***那天送走了按摩师和老贾,我回到雪儿边,雪儿还是昏昏地睡着,起伏的身姿软软地躺在上勾勒出她娇小却人的身材。

 担心地摇摇雪儿,雪儿微微哼了几下,有气无力地睁了下眼就又睡去,我想她真是太累了,就躺在雪儿身边,搂着她,看着她,可能是自己也在过度紧张和兴奋中渡过了一下午,竟然不到一会功夫也迷糊糊睡着了。

 醒来时看下表已经将近9点,雪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半趴到了我身上,但仍旧沉沉地睡着。摇醒雪儿,问她饿了没,这次雪儿稍微有点力气,点了点头。

 我折下,热了热她平时最爱吃的蛋挞,又倒了杯牛端来上,把雪儿搂在怀中喂她吃,期间无语。

 直到雪儿把6个蛋挞都吃完才又动着爬到我怀里。我抚摸着雪儿光滑白的脊背,不知该说点什么,过了好久问她:“还累吗?”雪儿轻轻点点头。“疼吗?”我问。雪儿摇摇头,弱弱地说了第一句话:“不疼,难受。”

 “雪儿,怎么了?哪不舒服么?需要去医院吗?”我把雪儿向上抱了下,让她躺在上,焦急地看着雪儿闪闪的大眼睛。  m.bBmmXs.coM
上章 老婆雪儿的换凄经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