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婆雪儿的换凄经历 下章
第37章 像如此大空间
 雪儿痛苦而幸福的任我肆她的房,娇滴滴地喊着“老公,我要你。”在这种征服感和发的过程里,感到恨不得刺痛雪儿才能释放我满满积累的火。雪儿扭捏着自己的身体,享受着我的,好像只有我将她晕过去才能足。

 “找一群人死你个小货。”平时和雪儿做一般都是温柔而无语,我此时却无法克制自己暴的愿望。

 “老公找…我是小货…”雪儿努力的顶着股好让我能地再深点。我感到有点冷,有点累,但还是没有想的感觉,今天不知是怎么了。

 我心里开始小小得意起来,我抱起雪儿,她用两腿盘在我跨上。打开了空调,我又打开了电脑,把雪儿放在电脑椅上,继续她。

 “上qq,叫他们来看我你。”我捏着雪儿的房,着早已出汩汩水的,命令雪儿。雪儿已经被我的饥渴而足,在我的命令下,她打开了qq群,告诉加她的那些人,我们要给他们看。

 伴随着我的,很快视频聊天室里挤满了来看雪儿的人,而雪儿也对我说的姿势言听计从,努力展现着自己的妩媚。又是了近10分钟时间。

 直到我已经满头大汗,巴都已经觉得麻木和变软了,居然仍然没有想的意思。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茎比较小的原因,这么长时间的查,也没有让雪儿享受到高

 一边是渐渐无力的我,一边是身体里的望越积累越强烈的雪儿。“要是按摩师在就好了,死你这个小妖。”

 又一阵冲刺之后,我累得出了自己已经感觉麻麻的,有些软了的巴,对雪儿说。“老公今天真厉害,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呢。”雪儿关掉了视频,像个小猫一样趴到我身上。

 “想不出来比不想出来了还难受…真想死你。”我的火并没有因为雪儿的夸奖而有一丝消退。摸着雪儿柔滑的身体,和依旧立的房,一阵又一阵“嘀嘀嘀”的留言打破两人的沉默。不耐烦的点开看。

 原来是一直和雪儿聊着的那个小混混,发了一堆“终于看见姐姐了”,“哥的时间真长”,“姐的身材真牛B”之类的话,他点了单独视频的要求,等了几秒,我鬼使神差一样的点开了他的视频。

 把坐在我腿上的雪儿顶到了视频前,雪儿细的身体立刻出现在视频里。雪儿反手勾着我的脖子,害羞地把头向后仰着,却将自己的身材展无遗。

 我一手托着雪儿的房,一手将雪儿的腿抬上来,分在转椅的扶手边,将雪儿最人的户暴出来,让他仔细欣赏。那个小混混对雪儿的身体赞不绝口,恭维奉承话扔了一地,本是对这种人非常讨厌的。

 但是在火和雪儿人酮体的双重影响下居然让我也享受其中。唆使着雪儿用她自己的手掰开小展现在他面前。

 那个小混混也出了自己的茎,回应着雪儿的,那只茎不是很,但比较长,向下有一个弯钩的形状,尤其是颜色黝黑发亮,感觉坚硬而有力。

 我感到雪儿看到他茎的时候身体有一些不自然的移动。也许是被雪儿这个不经意间的反应刺了,更加上这一天以来憋住的火一直没有发,我的望此时泛滥而不可控制。

 我给那个小混混打字说,让他来找我们,雪儿。雪儿搬着我的手不想让我点出发送,我逗了她几次。

 终于她不再阻止,默许了,小混混说他负责的场子离不了他,但求我们过去找他,说他在那里说了算,请我们吃饭,睡觉,找公主,找少爷,开洋荤,又给我们介绍他那里多好,多安全。

 我当时已经一心想看雪儿被,不顾雪儿面,就一口应下来。他告诉我们他的电话,和名字,我们就叫他小斌吧。“老公,你疯了,一个小混混啊。”雪儿像是受欺负了一样低声给我说。

 “老婆不想被么?看你饥渴的样,今天还没足过吧?”我捏了捏雪儿的。“要是按摩师在就好了…老公,我怕他欺负我…”雪儿果然还是非常想要的。

 “你不就想让人欺负么?他还能怎么欺负你?”我心切,怕雪儿拒绝,就用手指挑逗起雪儿的蒂,我知道她兴奋的时候是不会拒绝的。“可是…老公,你还想要么…我怕你看我和别人的时候难受…”“小妖

 原来自己那么想要,只是担心我受不了,真是我的老婆。”“嘿嘿,那不许老公找公主…哎…手别拿开…”看到雪儿又是像一只小狐狸一样。

 我开手,去网上查查小斌说的地方。不远不近,是在市区里稍微偏远一点的位置。雪儿的扭捏和犹豫不再多叙,最后还是在我的坚持下,还是钻进了车里。路上有几次我也想返回,雪儿又说风凉话,就是在我们俩都糊里糊涂的情况况下。

 直到开到小斌说的那个建筑映入了眼中,我对雪儿说:“都到这儿了,就去看看大不了,就是让你多一次嘛。”“你看我被别人欺负不是也的么?”雪儿扭头看向窗外不理我。

 小斌前段时间给我们说过他现在帮着看一个场子的事,听他的说法,我觉得大概也就是歌舞厅或者洗浴中心之类的地方,直到刚才按小斌说的地方上网查了才知道是一个夜总会。要说夜总会这种地方,我不知道其他企事业单位怎样。

 但是外企的人绝少有机会触碰到,刚毕业的两三年那会,同学聚会时往往这种事情会成为很好的谈资,证明自己已经成功步入社会工作者的行列。车行至旁边,才感受到了整个开放的社会中情产业带动的经济利益。

 一片开阔地上,兀突突竖起一栋四四方方的大建筑,目测大概有6、7层楼高,7、80米宽,棕色大理石切削的墙面,配上金色的反光玻璃窗,在夕阳映照下更显得富丽却过于浮躁。

 视线穿过过正门8金漆包裹的立柱,看到大厅里已是灯火通明,但除了几个宾服务生却不见什么客人。停车场上车也稀稀拉拉的没有几辆。我把车停在了停车场入口边,正和雪儿犹豫着最后要不要进去。

 看见一个人从正门一路小跑着过来,快到我们车跟前的时候,他侧头注视了下我和雪儿,我们彼此互相认出。这就是网上那个小斌。“哥,嫂子,老远就猜着是你俩,赶紧进来,赶紧进来。”

 小斌说着带点东北味儿的普通话,满脸笑容指挥我们进停车场。事已至此,既来之则安之,刚才跑出来我们这一下,让我觉得至少他没什么歪门道。

 寒暄不再多提,说了很多恭维雪儿和期盼我们到来的话,小斌就领我们走进那个建筑。“过年了,人少,平时都满满的车。”他抬起胳膊看了下手腕上一块大金表“也还没到点,不过一会人也不多。”说完手腕还稍微晃了晃。

 俗不可耐,我有些后悔怎么会找他来。“斌哥好”“斌哥好。”进到大厅里,每一个服务员都主动给小斌鞠躬打招呼,他一甩手算作回应:“这地方原来是我大哥一兄弟的,前两个月刚把这儿教给我,我不是这儿老板,但我是这儿管事儿的。”后来我才知道了。

 这里一般都有投资的经营者,只不过那些经营者不会傻到自己亲自来管理类似的污秽之所,都是交给像小斌大哥这样的人管场子,每年要他们自己的那份,剩下的就落了他大哥的包里,一个人管不过来的时候,像小斌这样的角色也安排到不同的场子暂时管理一下,这就叫管事儿的。

 “这地方啥都有,唱歌、跳舞、泡澡、吃饭…哎…哥,嫂子,你们这点还没吃晚饭呢吧?走走走,先吃饭去…谁谁,给我开把最大的那件包房打开,没人订吧…就那间。”经他这么一说,我才突然意识到,今天早饭过后到现在下午5点多了。

 还没吃过东西,可能是这一个白天在学校里太刺的缘故,居然也一点不感觉饿,经小斌这么一说,才突然感觉胃里是有一点空。“第一次见面,哪好意思让你破费,我们还都是你哥哥姐姐的。”我给正在安排吃饭事情的小斌说。

 “哥,你这话不对了,你是什么,你是客人,我是什么,我是主人,来到这里,我就得请你们吃饭,走,走,安排好了…”说着小斌把我和雪儿推进了电梯。“怎么样?哥,嫂子,这是我们这儿头包,来,坐,坐。”小斌张罗着让我们入座。

 我和雪儿则面面相觑,一张20多人就餐的大桌子,我们坐哪合适?整个包房装饰的古古香,墙壁挂着的字画,仿明代家具的隔断上摆放的木器、瓷器,真假不说,单是这些东西的摆放在我这个门外汉看起来都是极讲究的。

 再大的排场也见过,只是像如此大的空间,但每个细微之处又如此精致得包房,确实是前所未见的。“就咱三个人,用不着这么铺张吧,随便吃点就行了。”我对小斌说,尽量还是保持一个严肃点的样子。

 “不铺张,不铺张,哥和嫂子都是第一次来,怎么都不铺张…哎…叫雯雯来,点菜,就叫她来。”小斌还是笑容满面,帮我撤了撤椅子让我坐下。  M.bBMmXs.coM
上章 老婆雪儿的换凄经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