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婆雪儿的换凄经历 下章
第38章 感觉什么都行
 “这个还好看的…”自进来后一直没有说话的雪儿,绕着房间看各种摆设,眼睛盯上了一个红釉的瓶子,上面画着一只大概是画眉的鸟。

 “嫂子识货,真东西,都是真东西…”小斌回答的时候却不敢看着雪儿说话,偏着头,只是偶尔看雪儿一眼又迅速移开了。

 服务员很快来了,应该就是小斌叫做雯雯的,大概1米7几的身高,穿一身白色袖红的从脖颈处的开背旗袍,旗袍下帘也几乎开到了部。

 一看就是天生的江南美人的标志脸庞,杏眼神,红可人,一个精致的小鼻子恰到好处的点在她小巧而白的脸上,若不是面庞始终带着微笑,真要比作西施了。

 甚至连当时在场的雪儿都相形见拙,我观念里这种地方都应该是风尘女子,怎么还有这么高雅俏丽的美人?“斌哥好。”雯雯声音柔而不腻,表情魅而不,一声斌哥叫得人骨头发软“哥,怎么样?雯雯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

 说着他轻拍了下雯雯的翘股“校花,就是可惜,只卖艺…”看了下雪儿,他不说了,“斌哥吃什么,我帮您点。”说着她俯下身去,那着菜单半靠在小斌身边,一抹酥微微触碰着小斌的手臂,一看这些动作应该是经过专门培训的。雪儿这时才坐下来,没好气地看着我。我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盯雯雯太长时间,老婆都要生气了。

 只得强忍住不去看那个尤物的望,转眼去看房间里其他东西。小斌硬是要喝点酒,没办法我和雪儿各自也都倒了一点,他几杯酒下肚就开始讲他的经历。小斌老家在东北,家境不好,有个妹妹。

 他父亲酗酒,13岁那年母亲受不了父亲的打骂和别人跑了,父亲半夜喝完酒回来出去找他母亲,结果一头栽到了石桥下,摔没了半条腿,没过几个月居然疯了,天天在家随手拿起东西就打他和他妹妹。

 13岁的他带着8岁的妹妹俩人离开了东北一路向南走,他混社会赚钱,供他妹妹读书,她妹妹今年转过年来中专毕业。雪儿天生善良,听到这样的故事,不也偷偷落泪,安慰他只要他和妹妹都能平安就好。

 我也非常感慨这不公的生活。倒是小斌挥了挥手说:“哥,嫂子,没啥,最苦的日子不都过来了么?过去的不想了,咱就看现在的,高兴,平安,你说对不,哥?”

 小斌又给我们讲起了他这一路走来很多好玩的事,用他那口改不掉的东北腔的普通话说出来,竟是像唱歌一样,脸上表情丰富,时不时还手舞足蹈一番,终于逗得雪儿是哈哈直乐,气氛缓解多了,我看着小斌。

 其实比视频里看到的还要好些,也还算得上是英俊,又带点东北男人独有的那种痞气,应该是很讨小女孩喜欢,虽然他没读过什么书,但混社会得经验让他在为人处事这方面非常老道,几句聊下来,就能让你顺着他的思路听进去。

 这话题就从怎么开始上网,聊到了怎么认识雪儿,哪次看到雪儿什么表演,伴着一点酒劲,说的雪儿羞愧难当,面色绯红,也让我刚刚压制下去的升腾起来。

 一顿饭吃了快2个小时,雪儿对这里的菜是赞不绝口,但又想保持自己的形象,每道菜都只夹那么一点。

 我俩也吃不了那么多,浪费了不少。趁雪儿去卫生间的功夫,我偷偷问小斌,怎么安排的。小斌说晚上他安排好了,反正明天星期天,他带我们多玩会。我说是问雪儿的事,他想不想。小斌说特别想,我就鼓励他主动点。

 饭后小斌说带着我们随处看看。听他的介绍,这间夜总会在市里不算是最好的那几家,但也是能排得上号的。位置好,安全有保障是这里最大的优势,夜总会里面项目繁多,唱歌、洗浴、演出、娱乐、客房,各种活动应有尽有。

 他说比不了最好的那几家就是在小姐和少爷的素质上,最好的那几家都是在全国各地招来的,还有专门在市里招高中生、大学生的。他们这里只能在全市范围里招,优秀的太少。我说:“雯雯还不够好?”

 “行啊,哥,有眼光,雯雯在市里都是很有名的,到哪里都得是头牌,不过她就是一学生打工,不卖,其它地方不敢用,怕客人闹,我这用她就只当个服务员。”小斌一脸得意。

 “怕客人闹?怎么闹?”“有那种不懂规矩的,要点她出台,她要不同意不就得罪人么。为她我这儿也得罪过人…我们这行干啥都不能得罪客人,你不知道他们啥来历…但我大哥要留这妞,没辙。”

 雪儿在我们的说笑间又面,我赶紧点拨小斌调戏一下雪儿。小斌嬉皮笑脸地给雪儿赔罪,俯下身子伸出手臂说:“给少带路。”

 雪儿仿佛是故意气我,把手搭上了小斌的手臂。我暗笑,这样才好。走马观花的看了一圈,已是8点多,虽然已近年关,但周末来这里的人还是不少,一个个光鲜体面,有时小斌还会过去招待一下,回来给我和雪儿说又是哪个老板,哪个领导。

 我说做你们这行的应该懂得保密,小斌坦诚地说他觉得我和雪儿素质高,怕我们瞧不上他,想在我们面前努力炫耀下,而且觉得我和雪儿根本接触不到这里,因此才敢告诉我们。小斌说看你们也玩不惯这里的东西,咱去室内温泉吧。

 室内温泉也算是这里的一个特色,虽然小斌说只是个噱头,是用普通自来水烧热的,但是在这样每间独立的金碧辉煌的温泉池中享受也有与天然温泉不同的体验。

 我和小斌穿着夜总会配送的内就下了池,等雪儿来的时候看到她穿了一身连体泳衣。“这怎么行,嫂子别穿送的。”说着他向女宾通道那边大声喊道“来个最贵的,金色的那个。”

 雪儿特不好意思地想拒绝,但小斌还是让她执意去换了,等雪儿再出现在我们面前时,真的是光彩照人。一身金色的感比基尼,脖子上的吊线吊着两个托罩住雪儿丰房,部向突然收细直到连在跨前才分成了一个细窄的丁字,险些遮不住雪儿的

 雪儿批着浴巾,大红着脸,来到我旁边,想借我挡住小斌看呆了的目光,这样的画面与按摩师在山间温泉那次相似,立刻又让我浮想联翩:“害羞什么,你说你身上哪小斌没见过?”说着我把雪儿抱到了我和小斌之间。

 “我们以前认识一个人,也带我们去温泉,当时和现在一样,”我抱着雪儿对小斌说。“后来呢?”小斌问。“后来你问雪儿。”我亲了亲雪儿滚烫的脸蛋。“什么后来,没后来。”雪儿小声说。

 “后来那人泡完温泉就把雪儿给…”我指了指自己在水中突起来的茎。小斌是个聪明人,也没有按摩师那样的耐心。

 他一把搂过雪儿,任凭雪儿如何害怕的推挡,还是把她抱在了自己怀中。雪儿又挣扎了几下才不动了,我给小斌伸了下大拇指,鼓励他继续下去。当小斌把手伸向雪儿房的时候,雪儿却又死命不肯。

 我看雪儿有些坚决,又看小斌力气有些要控制不住弄疼雪儿的样子,赶忙打了圆场,把雪儿抱回了自己怀中,好容易点起来的气氛一下扑灭了。

 小斌点了个烟,很郁闷的着,我有点尴尬地搂着雪儿,一边亲她一边故意用手触碰她的房,想尽快让雪儿身体起些反应,只要雪儿来了感觉,一定就会乖乖认人欺负了。

 但是不一会雪儿借口去卫生间,离开我们。“哥…嫂子今天下午不还…”小斌问我。“你嫂子就这样,感觉来了什么都行,感觉没来就不依你…等会我给她说说。”“哥你就说你同意不?这事不能听嫂子的,得听你的。”小斌深深了一口烟,半天后问我这么一句。

 “我没问题。”我恨不得立刻让小斌上雪儿好把压抑了一天火发出来。

 “那就办了。”小斌碾灭了烟头,一会雪儿不知从哪要了身浴袍穿着走了过来,只是坐在池边把小脚泡在了水中。小斌两眼盯得雪儿那双玉足发直,突然就站了起来走到雪儿跟前不等雪儿反应就扯掉了雪儿的浴袍,硬是把雪儿给横抱起来。

 雪儿好像给吓了一跳,有意识要叫的时候已经被小斌给抱离了地面。“氓,放我下来!”雪儿叫着,手脚踢弄着。

 小斌却直接抱着雪儿向温泉厅外走去,雪儿这些慌了神,愈发高声的叫喊救命。我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状况,连忙起身追过去。

 小斌抱着雪儿出了温泉厅,直接穿过接待室来到楼层的布廊上,雪儿在出门的一刻意识到外面还有不少人在,立刻由大声的叫喊和打闹改为缩成一团把自己头扎在小斌身体上。

 我追到门口看着自己只穿着三角泳也不敢追出,赶忙又回到了温泉室,找服务员要了件浴袍。等我再出温泉厅,小斌和雪儿已经不见,几个小姐陪着一些来这儿玩的老板好像正在笑说着刚才的一幕。

 我碰见服务员就问小斌抱着个女的去哪了,服务员说小斌把雪儿抱进了电梯,又一个服务员说向上层去了,一路摸索着从3楼找到了6层,有服务员说小斌在6层。  M.bBMmXs.coM
上章 老婆雪儿的换凄经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