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爱母 下章
第1章 可愈不去想
 “这鬼天气。”沈乐乐满身大汗的从公共汽车上挤了下来,嘴里咒骂着老天。刚过谷雨,天上的太阳却如盛夏一样,毒辣辣的烘烤着大地。

 即使是下午时分,还是让人热的难受,满是盛夏的味道。班上组织的游活动,原计划是玩两天,结果一天都没游玩,大家就索然无味的打道回府。

 沈乐乐爬上五楼,旋开家里门锁。大门推开一条小,屋内竟然传来咿咿呀呀的小调声:“妈妈平时这时候不是去练瑜伽了吗?什么事那么开心的?”

 他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蹑手蹑脚的走到母亲的房门,想一探究竟。可眼前的一幕让沈乐乐惊呆了,赤着上身的母亲,正背对着房门弯着长

 透过梳妆台的镜子,母亲人地体一览无遗的呈现在他的面前。两条白腻修长的美腿处,粉红色的‮丝蕾‬内紧裹高高隆起的,倒三角形的部上方隐约可见淡黑的

 两只白辣辣的滑腻丰微垂着在前颤巍巍地晃动,暗红的头如樱桃般点缀在峰顶,很是人。沈乐乐顿时口干舌燥,大脑充血,昨晚才狠狠干了女友几炮的那东西竟硬生生的翘起来。

 沈乐乐呆呆的看了好几秒钟,直到母亲把下抬头起身,才迅速闪到门边。他靠着墙,两手按着砰砰跳的心脏,深呼几口气后,才稍微平静下来。

 “妈妈…”生怕被发现刚才的偷窥,沈乐乐走到大厅假装刚从外面回来,大声的喊了一句。“啊…乐儿,你怎么回来?”屋内传来母亲惊讶声,只听悉悉索索一阵后,母亲从房里走了出来。

 上身穿着把房撑的鼓鼓的白色小背心,下身搭着黑色紧身练功。“嗯”沈乐乐喉结耸动,忍不住的了几口口水,目光停在母亲的前。

 “不是说玩两天吗?”苏妍趴在沙发靠背上,看着儿子假寐的儿子。沈乐乐目光不舍的落在别处,扭过头把书包扔到沙发上,假装疲惫的躺在沙发:“游不好玩,大家玩了一天就回学校了。”他闭上眼睛,悄悄地又深几口气,应着母亲。

 “怎么不好玩了?”母亲笑呵呵的问着。沈乐乐睁开眼睛,母亲正娇俏的笑着看着自己,高耸的房遮住了他一半的视线。沈乐乐赶紧又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心中想着南无阿弥陀佛。

 “妈妈以为你不回呢?妈妈先练一会瑜伽,你肚子饿了,冰箱里有东西吃。”“我不饿,妈妈你先练吧,我回房去。”

 沈乐乐不想再呆在客厅,母亲穿的如此感,等会连瑜伽做那些动作让他看到,他非得鼻血不可,为了避免受内伤,他还是离远点好。母亲应了一句,沈乐乐就进了房间。

 躺在上的他,脑子里尽是刚才的情景。门外响起悠扬的音乐,此刻母亲应该在练瑜伽吧。沈乐乐是喜欢母亲的,严格说来,他是轻度恋母情结患者。刚读高三时,班上学习成绩不太好的几个男同学拿了几本黄书画在课堂上。

 慢慢地,开始在男同学中暗中传阅起来,一向品学兼优的他,第一次看到同桌的小胖在桌底下翻阅那种黄书画时,弄了个脸红心跳,久久不能平静。

 不久,进入青春期的沉沉乐乐经不住惑,也成为班上众多传阅者之一。书画中的那些秽画面和细腻地爱描写,为青春期的沈乐乐打开了全新的知识大门。

 从书中,他第一次知道女人生殖器的构造,第一次知道道,蒂。沈乐乐还清楚的记得,看黄书画的当天晚上,他做梦了,上醒来时内了一大片,他知道自己梦遗了。

 虽然此前他也曾经梦遗过,却没有那天的清晰和强烈。那段时间,只要有机会,坐在教室后排的沈乐乐总是低着头假装思考问题,偷偷的翻阅传到他手中的黄画册,看着被同学们翻得掉线的书画,裆的硬了又软,软了又硬。

 老师在课堂上讲的内容,沈乐乐一点都没听进去。沈乐乐接触那些书画后,年轻旺盛的精力无处发,开始注意起身边的女来。

 可他身边除了同学就是老师,学校的女同学大多比较青涩,学校的女老师多数是欧巴桑,远不能和书画中的女人相提比伦。

 周围唯一成美丽的女人进入了他的视线,可那女人是他的母亲。沈乐乐经过无数次的自责和羞愧后,将母亲当成他意的对象。

 他从不敢多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和书上的男主角一样,能在母亲的体内尽情的驰骋,能把母亲在身下,尽情的

 他只是将母亲作为一个对象,度过青春期的对象而已。白天上课不专心,晚上频繁手,带来的结果就是学习成绩的严重下降。

 尽管他一次又一次在手过后责骂自己,暗下决心的说是最后一次。可那种忌的快乐和手的快,使他再一次次的缴投降。

 直到有一天,才使他从那种变态的堕落中醒来。那天数学课上,同桌的小胖在桌底下偷看刚传到他手中的黄画册。

 为了和小胖争谁先看这本画册,沈乐乐和小胖争执了很久,最后只好作罢让给小胖先看。小胖看得正时,被数学老师抓了个正着。嫉恶如仇的数学老师扬起手中的画册,嘴里说出的话让小胖颜面扫地。

 后来,学校不但记了小胖一个大过,还打电话让小胖父亲来学校。颜面尽失的小胖,不得不离校远赴北京打工。当时,沈乐乐吓了一身冷汗,心里暗叫庆幸,同时又为小胖担心。如果不是小胖得一再坚持和执拗,那天悲剧收场的将会是他…沈乐乐。

 他不敢想象,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结果,或许学校看在母亲的面子上会对他免于处罚,可那嫉恶如仇的数学老师仍会毫无留情的撕毁他伪装许久的颜面。

 他不敢想象,如果那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后,父母会如何看待惩罚他,想到那些,沈乐乐背上的衣服全了,就那事,母亲还取笑了他一番,问他有没有也看过那些小说。

 沈乐乐矢口否认,母亲却不依不饶的说:“小胖是你的同桌,你回没看过?”后来在沈乐乐一脸黑像中,母亲才打住了话题。

 ***那事后,沈乐乐彻底远离了黄书画,无论男同学们暗地里一再夸耀手中的画册是如何的精美人,他都不为所动。还在私下翻看黄书画的同学,大多数是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破罐子破摔的,只想把毕业证混到手就完事的人。

 沈乐乐有别于他们,他将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幸好他底子不错,虽然颓废了大半个学期,可在他加倍的努力下,还是考上了省里的重点大学。

 虽然最后的成绩跟他之前的目标有些差距,可又能怪谁呢?怪那些传阅书画的同学们,还是怪那些书画呢?最终还是只能怪自己吧。

 翁失马,焉知非福。可凡事有利也有弊,学校虽不算最理想,好处在于离家近。吃不惯学校的饭菜的他,可以经常回家吃到母亲做的可口菜饭。

 沈乐乐已经大学二年级了,在大一下学期,凭着那种抹了油的嘴巴和一张十分俊俏的脸庞把班上的班花追到手。并在女友那个温馨浪漫的生日聚会后,把女友保留了将近二十年的‮女处‬膜撑破,正式发布他成为男人宣言。

 沈乐乐拿着家里优厚的生活费,在学校民居中租了间房和女友食味知髓地频繁做。和女友在搏一年后,如今的沈乐乐早已不是上的初哥,无论是经验还是手法都能让身下的女人死。

 更重要的是,他的本钱十分大。相貌不但英俊,体格还相当下那长的更是让女友痴不已,自小胖出事后,在的字典里,再也没有母亲的名字和影子。

 “可今天自己怎么了?”沈乐乐烦躁的翻过身,母亲那半的模样又出现在他眼前。他几次摇头不想去母亲半的模样,可他愈不去想,那景象如魔怔般出现在他眼前。

 “妈妈的房感觉比以前大了些。”沈乐乐挥不去那个念头,干脆不再折磨自己。“不就是想一下吗,自己以前还意过呢?不也没事。”

 想到母亲房的大小,沈乐乐翻身下,从衣柜上了锁的箱子里翻出一个精美纸盒。里面珍藏着他儿时美好的记忆。他从盒子底下翻出一个黑色的袋子,从袋子里掏出一条粉红色的‮丝蕾‬内

 这是沈乐乐高三那年从母亲晒在衣架上偷来的,一直深藏在那个盒子里。这可是母亲当年最感的内。他觊觎了很久,瞅住一个刮风下雨的好日子,才弄到手的宝物。

 当年在这条内的刺下,不知有多少子孙被他在纸巾里。沈乐乐把‮丝蕾‬小内放在手心展开,透过裆窄小的布料,依稀能看到手掌的纹路。  m.BBmMxS.coM
上章 卻望爱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