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爱母 下章
第6章 翻开洗衣机盖
 “妈妈,你醒了。”沈乐乐兴奋的握住母亲的小手,叫着母亲。“我…怎么在…这…”母亲无力的眼睛在四处张望,确定自己是在医院。

 “妈妈…你发高烧了,我送你来的。”沈乐乐手掌轻轻用力,掌心传过去的力量,想给与母亲温暖和依靠。“唉…我当时…一下就睡过去…什么都不知道…”母亲一脸的惘然,似乎记不起自己生病时的情景。

 “傻妈妈,怎么不给我一个电话,要不是我赶回来,得出大事了。”沈乐乐轻柔的责怪母亲,一脸的疼惜。“那时想打你电话,可一下就困的睡着,什么都不知道。”母亲说话变得连贯起来,人也清醒很多。

 “饿了吗,妈妈?”沈乐乐没有继续追问母亲,母亲可能十几个小时没吃过东西,肯定饿了。

 “不怎么饿,乐儿,你累了就趴一下,妈妈没事的。”儿子紧张过后的憔悴完全显在脸上,苏妍知道儿子肯定一直没闭眼睛,守着她醒来。她心疼的安慰儿子,叫儿子趴在上咪一会眼睛。

 “不用,年轻人,三两天不睡觉没什么问题。等妈妈好点,我回去弄点东西给你吃。”沈乐乐生怕母亲担心自己,故意强装精神,笑着安慰母亲。

 “就在医院附近打点粥好了,你又来回跑,很累的。”苏妍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一脸的疼爱。儿子早已比她高出大半个头,结实可靠。可无论儿子长得再大,他永远都是自己的儿子。

 “早餐店的粥没什么营养,又不干净。”沈乐乐不愿意母亲吃外面的东西。既不营养,又不卫生,说不准还用了什么地沟油,瘦的东西。吃坏了母亲,他可要心疼死了。

 “嗯,辛苦你了,乐儿。”苏妍见儿子一再坚持,她就不和儿子争论下去,点头答应。母子俩沉默了一会儿,沈乐乐又说:“妈妈,昨晚来医院时,忘了帮你拿衣服过来,等会要帮你带哪些衣服?”他知道母亲一直以来都爱干净,平常夏天时,母亲一天要洗两次澡。从昨晚到现在没洗澡,母亲肯定浑身难受。

 “那…帮妈妈拿套换洗的衣服就行了。”儿子不说,苏妍还没感觉。儿子一提,苏妍才想到自己没洗澡,突然感到浑身爬满了蚂蚁,麻难受。

 “那…那内衣呢?”沈乐乐吐吐的问道,脸上有些尴尬。儿子说到内衣,苏妍就想到藏在儿子抽屉里的那套内衣。儿子表情的尴尬,让她“扑哧”一笑:“也拿一套了。”

 沈乐乐点头答应。病房里又想起母子俩细细碎碎的谈话声,时而高时而低,更多的是细细的笑声。

 当苏妍醒来时,一手提着衣服,另一手提着个保温瓶的儿子已经到了医院。儿子拿出牙刷杯子,让她洗刷一下,先吃点东西,她却要先洗澡再吃东西。苏妍洗了澡后,全身轻松了很多。加上高烧退去了,她整个人都精神许多。

 儿子将瘦粥倒在小碗上,用嘴轻轻的吹了吹,尝了一口,舀了一调羹送到她的嘴边,轻柔地说:“妈妈,来吃粥。”苏妍见儿子如此细心体贴,心里一阵甜蜜。

 她美目轻瞥,笑着说:“妈妈自己来,又不是小孩子,哪里还要人喂。”手指示意儿子把调羹和粥碗放下,让她自己吃。

 哪知儿子把调羹往她嘴里一送:“妈妈,你虽然不是小孩子,但你是病人,要我照顾。”苏妍芳口一张,吃的满嘴甜蜜。“妈妈感冒而已,又不是伤筋动骨的。”她满目柔情的望着儿子,张嘴又吃了一调羹。

 “感冒也是病,小时候你还不是一口一口的喂我吃。”“你那时是孩子,妈妈是大人。”“我不管,以后你病了,都由我来照顾你。”儿子的强持夺理和霸道,让苏妍心里暖暖的,十分甜蜜。

 吃完了一碗,儿子又倒了一碗,直到苏妍说太,吃不下了,儿子才作罢。隔壁病的病人和家属一片赞美之声,说苏妍生了个体贴孝顺的儿子。

 苏妍正对着病友一番谦虚,儿子突然了一句:“要不要打电话给爸爸?”苏妍原本阳光明媚的脸上,顿时乌云密布:“不用跟他说,说了也白说。”儿子正想劝说她两句,一看她脸色就没说下去。

 ***医院开了些感冒药和退烧药,就给苏妍办理了出院。母子俩回到家后,沈乐乐担起了原本母亲做的家务活,看着儿子在厨房忙碌的样子,苏妍心里非常欣慰。平时从不下厨的儿子。

 为了她,笨手笨脚的在厨房做饭,苏妍心里满满的。儿子终于长大成人,可以为自己遮风挡雨,可以成为自己的依靠了,沈乐乐满头大汗地手忙脚忙了一个多小时,才把三菜一汤勉强做好。

 这时的他,才亲身体会到母亲平时做饭有多少的辛苦。以前他还经常嫌这个菜不好吃,那个菜不合味,挑三拣四的。母亲也从无怨言,重新下厨为她做出另一样可口的菜肴。直看到他吃得津津有味,母亲才心满意足的笑了。

 那时他从来没想过母亲的辛劳,一心只为自己的。如今他才彻底明白,母亲为他是付出了多少的心血,为他的一句赞美,任劳任怨,不辞劳苦。

 “妈妈,可以吃饭了。”沈乐乐盛了一碗花旗参乌汤放在母亲的座位前。这花旗乌汤是他临时拼凑出来,也不知是否对母亲病后有作用。他早上买了只乌回来,正愁没有材料可以一起煲,刚好冰箱里有小袋花旗。

 平时母亲蒸花旗汤给他喝时,一再说花旗是提神的,他想母亲喝了应该有好处。母亲笑的坐在饭桌前,小口的抿着花旗乌汤。沈乐乐一脸忐忑的看着母亲喝下去,小心翼翼地问:“妈妈,好喝吗?”

 苏妍见儿子忐忑的样子,心里偷偷一笑,假装眉头一皱:“乐儿,你煲的这个是什么汤,怎么味道…”她故意没把话说下去,吊吊儿子的胃口。

 果然,沈乐乐见母亲眉头一皱,心想肯定坏水了,汤煲的不好喝。于是支支吾吾地问:“妈妈,不好喝吗?我第一次煲汤,胡乱把花旗参和乌一块煲。”说完,低头不敢看母亲。

 苏妍美目一转,满眼柔情的看着儿子:“很好喝,谁说不好喝了。”说完扑哧一笑,差点把汤都出来。

 “啊,妈妈你故意骗我…”沈乐乐发现被母亲骗了,撒娇不依。“妈妈什么时候骗你了?妈妈可没说不好喝哦,嘻嘻…”苏妍嘻嘻笑着,儿子被捉弄后的表情十分有趣,欢乐的笑容在家里响起,传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

 “可你故意眉头一皱,而且还…”“妈妈皱眉头,是因为太烫…咯咯…咯咯…别了…咯咯”苏妍辩说着,儿子一个大步跨到她身前一下闪到她身后,一手伸到她腋下,挠地苏妍咯咯大笑。

 “看你骗人,看你还敢不…”沈乐乐一手挠着母亲的腋下,一手在母亲的粉脖里挠。挠的母亲花枝颤,大笑不已。

 “别…别…妈…妈不敢了…咯咯…”苏妍被儿子挠的浑身酥,颤抖着,求饶地躲着儿子,母子俩碰的凳子平平砰砰响。好不容易,儿子才放过苏妍,苏妍被弄的娇吁吁,俏美的粉脸上泛起酡红。

 她重新坐下,水汪汪的凤眼直盯着儿子,生怕儿子再来挠她。“妈妈,到底好不好喝吗?”沈乐乐坐在母亲身边,望着母亲那绝美的娇容,心中一

 “好喝,真的好喝,傻孩子。妈妈煲的都没你好喝。”苏妍美眸直直的看着儿子,柔情满面。

 “那再试试这三个菜。”沈乐乐得到最终的肯定后,夹起盘子的菜放到母亲的碗上。一脸期盼的望着母亲,想知道合不合母亲的口味。苏妍细细的品尝了儿子做的那三样菜肴,虽然香味的不怎么样,贵在味道比较清淡,适合她这样的人吃。更难能可贵的,这是儿子近二十年来第一次做的菜肴,也是专门为她做的。苏妍满口称赞。

 然后点出其中几个地方的不足,这时,儿子才放下心来。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母子俩愉快的吃完了饭。

 饭后,今天是苏妍几十年来第一次不用洗完的日子。和儿子几番争执后,在儿子的一再坚持下,她有站的份。儿子忙碌的身影逐渐填满她的心房,幸福让心里满满的。随后家里的卫生打扫,自然也不用她动一手指头。

 儿子虽然没能将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但清扫的光洁如新还是可以的。阳台外的洗衣机发出轰隆的响声,随后几声滴滴滴地提示声,洗衣机宣告自己的工作完成。

 苏妍微笑着走向阳台,儿子紧跟其后招呼道:“妈妈,你别动,我来晾衣服”“啊,妈妈的衣服自己凉。”苏妍惊讶于儿子将家里的大小事情全包揽,其它家务活可以让儿子做,可自己的内衣总不能也要儿子晾吧。

 虽然子女帮父母晾晒衣服,是很平常的事情,但苏妍知道儿子和自己都有那种尴尬之后,她就表现的不是那么自然了。

 “妈妈,你去坐着,啥也别做。”儿子当做苏妍面前,翻开洗衣机盖,将洗衣机的衣服掏出来放在阳台的盆子上,准备用衣架晾好。

 “妈妈那…那些内衣…”苏妍俏脸尴尬,轻启娇想提醒下儿子。“妈妈的内衣我也可以晒,又不是没见过。”没想儿子一口说出来。

 心里有事的一对母子霎时弄了个大红脸,呆在那里。刚好儿子的电话响了,他头一低从苏妍身上走过:“我去接个电话。”一会儿就进了他的房间。  m.BBmMxS.coM
上章 卻望爱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