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爱母 下章
第60章 既然做不到
 躺在上,沈乐乐翻来覆去,脑子里替出现父母的身影。父亲的回来打破了他和母亲的福生活。父亲没在的日子里,他和母亲做很少有心里负担,因为那时母亲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如今父亲在家,他不但不可以和母亲亲热,而且晚上父亲和母亲还会睡在一起,想到母亲那丰若有于,柔若无骨的娇躯和别的男人睡在一起,即使那个男人是他的父亲,沈乐乐还是十分难受。

 母亲和父亲是法理上合法的夫关系,他作为儿子不敢也不能阻止他们睡在一起,同时,沈乐乐心里也十分矛盾。父亲除了背叛母亲之外,其它方面还是很好。父子平时虽然缺乏沟通,但他还是能感到父亲对自己深深的关爱之情。

 父亲对他关爱,他却占有了父亲的女人,让他感到十分的愧疚。越想越,越想越烦,干脆不去想。他和母亲发展到这一步,要退一步是不可能,即使他和母亲断绝这种关系。

 但伦的烙印同样刻在他们的身上,一辈子都洗不去。母亲和父亲是不可能复合的,即使没有自己的入,也很难破镜重圆。

 既然母亲不可能和父亲再走在一块,自己代替父亲又有何不可呢?沈乐乐想着想着,暗下决心。“在想什么呢?”苏妍洗了个澡,换了身水蓝色居家服走了进来。见儿子眉头紧皱的样子,柔声问道。

 “妈妈。”沈乐乐从母亲的声音回到现实,他坐起来往门外看了看。“别看了,他刚出去。”苏妍昨晚把儿子的平时穿的衣服洗了一遍,晾干折好拿了进来。见儿子伸长脖子往外看的样子,笑了声说道。

 “妈妈,你今晚和爸爸在一个房间睡吗?”母亲正在衣柜放衣服,沈乐乐从后面抱住母亲,问道。

 “怎么了?”苏妍回头甜甜一笑,疑惑地看着儿子。“我心里不舒服。”沈乐乐讪讪地说道。“他回来,妈妈不和他睡难道和你睡呀!傻瓜。”

 苏妍芳心一喜。儿子刚和她品尝到忌的快乐,如今丈夫回来,难免会吃醋,就如她吃儿子女友的醋一样。

 但儿子在乎她,还是让她很开心。“我也想啊,但是可能嘛?要不你今晚去客房睡。”沈乐乐两手从衣襟下伸进母亲的衣服握住母亲两个满的房。母亲没有戴罩,入手处滑如凝脂。

 “好啊,可是客房好久没人住。”苏妍继续放着衣服,任由儿子在她衣服里抚摸。只要母子俩单独在一起,儿子像个猴子似得没停,不是摸她这里就亲她那里,每次都挑起她的望。

 儿子喜欢她的身体,她当然开心,可每次摸着亲着两人就控制不住,总要大战一番,这样可不行,儿子的身体还稚,得节制点,万一搞垮了身体,她以后的福找谁索赔。

 老话说的好,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她的这块良田沃土还要儿子耕种很多年呢!“那我打扫干净,整理好。”

 沈乐乐一听,立刻松手说去打扫客房。“傻瓜,妈妈早就打扫干净了。”苏妍心里一甜,转身拉过儿子,把儿子抱在怀里。“妈妈,你也不想和爸爸睡呀?”沈乐乐嘴巴在母亲怀里拱着,深深着母亲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昂头问母亲。

 “妈妈看都不想看他,更别说和他睡在一起。”苏妍低头吻了一下儿子的额头,任由儿子在她口拱着。“和我?”沈乐乐掀开母亲的衣服,张嘴咬住母亲白辣辣的房,又将另外只美握在手中把玩。

 “你说呢,没良心的小坏蛋。妈妈都把身体交给你了,还说这样的话。”苏妍被儿子又亲又摸,弄得心儿感的小嘴发出哼哼娇声。

 “妈妈,我又想要了。”沈乐乐指着翘伸手去母亲的子。“别。等会他回来怎么办。妈妈猜他最多五天就会走,到时妈妈随你怎么弄。”苏妍娇着推开儿子,两眼柔情地看着儿子说。

 “可是我现在想要。”沈乐乐又去母亲的子,哀求着说。“听妈妈的话,不然妈妈以后都不给你碰。”见儿子坚持,苏妍脸上一沉,严肃地说。

 “好吧。”沈乐乐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宝贝,妈妈也喜欢和你做,可你还年轻,要节制着点。以后一天只能做一次,多了不给。”苏妍见儿子可怜的样子,心里一软,解释着说,然后又提出了要求。“啊,一天只能一次啊,刚才还说随我怎么弄!哼。”沈乐乐一听母亲的要求,气哼哼地说。

 “傻小子,就怕你到时候和妈妈做多了,一个星期让你做一次都不愿意呢。”苏妍笑了笑,有些黯然地说。

 “才不会呢,我天天和妈妈做我都愿意,最好每时每刻都在妈妈身体里。”沈乐乐掏了一把母亲的房,嘿嘿一笑。

 “那不用吃饭上班呀?”苏妍听了秀脸一红,美目含情地看着儿子。“下班回来就做呗,吃饭就在饭桌上做。”沈乐乐也被自己的疯言疯语逗得呵呵直笑。

 “你这小坏蛋,你吃得消,妈妈都吃不消哦!”苏妍幸福地刮了刮儿子的鼻子,笑着说。“宝贝,妈妈问你件事。”母子俩依偎在一起,久久没说话,直到苏妍打破了安静。

 “妈妈,你说。”“你想妈妈和他离婚吗?”苏妍认真地问道。“这个…这个…”母亲突然问起,沈乐乐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他最好的打算是父亲常年不在家,他就可以和母亲长相厮守。父母离婚他还真没考虑过。

 “难道你不想和妈妈长相厮守,独占妈妈吗?”儿子的回答让苏妍有些不开心,不满地问道。“我当然想了,可是这事要妈妈你自己决定最好。”见母亲对自己不满,沈乐乐连忙解释着。

 “那妈妈这几天就和他说离婚的事,这件事迟早要解决的。”听了儿子的话,苏妍才笑颜逐开。“如果爸爸不同意呢?”沈乐乐有些担心地说。

 “现在他的那个小情人都快生孩子了,估计他早就巴不得和我离婚了。”苏妍想了想继续说道。

 母子俩又相拥着说了些私密话,沈乐乐就去洗澡。沈乐乐洗澡出来时,母亲已在厨房准备午餐,这时父亲也回来了,中午的一顿饭,一家人吃得索然无味,完全没有一家人团圆的感觉,除了沈乐乐和父亲说上几句话外,母亲完全不理父亲,甚至连看都不看父亲一眼。

 好不容易吃完饭,沈乐乐再也忍受不了家里压抑的气氛,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就出去找高中的同学玩。从家里逃了出来,沈乐乐大口大口的着新鲜空气。夏日的阳光如家里的气氛炙烤着他的身体,他在大街上漫无目的转呀转,都不知去哪里好。

 “沈山,我们离婚吧。”苏妍坐在丈夫的对面,一脸寒霜地对着丈夫,冰冷冷地说。“什么,离婚?”沈山靠着沙发不解地问道。“对,我要和你离婚。”苏妍硬梆梆地说。

 “为什么?”“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我从二十一岁嫁给你开始,对这个家庭任劳任怨,从没说过半句埋怨的话。

 儿子三岁时,你觉得做老师没前途下海经商,我一个人既要上班又要带儿子,硬是把儿子拉扯到。如今儿子长大成人了,你也事业有成,我成了黄脸婆,你却在外面搞女人,养小三。还问我为什么?你除了给点钱这个家,你还为这个家做过什么?”

 苏妍气愤地一口气说完,然后狠狠地看着丈夫。“我…我知道你以前辛苦,为这个家付出很多。我也是一时管不住自己,难道就不能给我个机会改过自新吗?”

 沈山被子一通的责问呛得脸上一青一白,无力的辩解道。在子面前,他实在硬不起来,他亏欠子太多了,可他不想和子离婚,儿子都已经那么大了,再说近二十年的夫,怎么也有些感情吧。

 “管不住自己?以前谈恋爱和结婚时你是怎么说的?是谁说今生不离不弃,永不背叛的?当初又求又跪地要我嫁给他的?如今我人老珠黄,你就管不住自己了是吧!

 好,我就算你一时没管住自己,你那小三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说?如果你真有心悔改,你会什么要她留着孩子,你敢说你对她没有感情。你想家里老婆丢着,外面小三宠着,脚踏两船,想得美!”

 苏妍又一阵责问,越说越气。“我…我也是一时糊涂。看在我们儿子和我们二十年的夫感情上,给我个机会吧,老婆。”沈山央求道。

 “别叫我老婆,我不是你老婆。好,只要你和那个女的当着我的面说断绝关系,永不往来,我就给你机会。”

 丈夫竟然还好意思说看着儿子和他们多年感情的份上给他机会,那谁给机会她呢?苏妍逐渐表现出她干练的一面,将丈夫的面子一到底。

 “我…”沈山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既然做不到,就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不想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

 …沈乐乐无聊的走在大街上,买了点零食吃又继续往前走。拿起手机想拨通女友的电话,又想到两人上午才吵了架。无聊之下,只好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沈乐乐坐上了公车,恍恍惚惚地又下了车。

 不知不觉来到一条步行街上,街上行人不多。走了几步,沈乐乐才发现这条街上大部分都是卖女用品,想到上午和母亲在学校偷情做的那一幕,沈乐乐巴不硬了起来,特别是母亲穿着开档的连体丝袜,显得特别人。  m.BBmMxS.coM
上章 卻望爱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