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美杂记 下章
第1章 出了作业
 我是一个在美国念书的学生,有一个认识一年的女友,叫做薇拉。说起我们认识的经过,还真是有缘。

 我们是搭乘同一个班机过来的,在飞机上我就注意到她了,只是一直没勇气过去搭讪,没想到后来会认识她。

 后来更成为我的女友,后来出了机场,学校的学长来接机,才知道她跟我是同一个学校,同一期的学生。

 我们因为刚来美国,人生地不,都选择了住在学校宿舍,又好巧不巧地分到了同一个楼层,后来渐渐了起来,所谓的近水楼台吧,后来就慢慢走在一起了。

 后来因为宿舍比较贵,我就跟女友在外面找了间公寓,搬了出来,很快,一转眼我们就升格为学长学姐了,理所当然地,新生就是我们在接机,以及张罗日常需要之类的。

 前几天到了一批新生,我跟薇拉和其他同学,这几天带着他们到处跑:买生活用品、去银行开户、办手机、带他们去考驾照笔试…

 这些之前也是学长带着我们跑东跑西的办,所以虽然辛苦,大家也视为理所当然。在这群新生中,其中有一对兄妹,哥哥叫做东尼,妹妹叫做杰西卡。

 东尼在这几天相处下来,好像对我女友薇拉有意思,听说私下还问过我同学,她有没有男友。

 我那个女同学叫做丽莎,跟薇拉很好,算是手帕吧,也不知道她哪筋不对,竟然跟东尼说没有,分明是给我找麻烦来着。

 结果搞得这几天每天晚上,薇拉的MSN就被东尼呼叫着,常常聊到半夜两三点,我当然有监视聊天内容啦。

 东尼不知道胆子不大还是怎么的,都是东聊西扯,问一些学校的问题,因为他跟薇拉同一个科系,都是念MBA的,所以问来问去不外乎:哪个课程比较好修,有什么要注意的,这些,对我来说很无聊的话题。

 不过我有注意到,他对薇拉是相当有意思的,因为除了狂呼叫她以外,常会称呼她为“My Dear,Honey”之类的。我常要薇拉跟他说清楚。

 薇拉的回答是:“人家又没有说什么,我要怎么说清楚?”我说:“你可以跟他说你有男友啊!”她说:“突然这样打不是很奇怪吗?”我说:“那你不会不经意地提到吗?”

 她说:“好啦,那也要看时机,才会自然啊,不然多奇怪。”我说:“好吧,但是拖越久越不好,处理起来越麻烦。”

 后来我偶而会看一下她的MSN,也都没什么,我就没有很在意。有天我正在上网找资料写报告,薇拉突然跟我说:“我等下要出去一下。”

 我愣了一下,看了一下手表,说:“现在晚上十点了,要去哪?我明天要报告,很急吗?”

 会这样说是因为通常我们都是一起出门的,虽然我们各自有一台车,不过除非上课的时间冲突不能配合,否则都是开一台车子的。薇拉这时小声地说:“没有啦,东尼说有事情要跟我说,叫我等下跟他出去一下。”

 “What?”我怀疑我有没有听错,“那个对你有意思的东尼?”薇拉:“对啦,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我:“什么很重要的事需要三更半夜出去谈?你不知道他对你有意思吗?干吗还答应跟他单独出去?”

 薇拉:“你不是一直要我跟他说清楚吗?我就是要跟他说清楚啊?”我:“所以你也猜到他要跟你表白了?”薇拉:“我不知道啦,有一点吧…他只说很重要的事,要见面说。”

 我想了一下,早点说清楚也好,“好吧,不过不可以太久。”十点三十分,薇拉手机响。

 “在门口了?好,我马上出去。”薇拉接起手机说道。十点四十分,薇拉不在,百般无聊下我难得登陆了MSN。丽莎呼叫我:“唷,老大,难得喔。”我:“嗯,没事做,无聊。”丽莎:“薇拉呢?”

 我:“东尼找她,说有事跟她说,我猜是跟她表白吧。”丽莎:“东尼?”我:“对啊,还不是你。之前说她没男友,薇拉每天都被他烦。”丽莎:“我不是故意的嘛,可是我前几天跟他说你是薇拉的男友了啊。”

 嗯!?我愣了一下,那他还约薇拉出去,不就想要跟俺竞争了?于是我开始担心了起来,马上拿起手机拨通薇拉的号码。没人接!

 不会吧,再打。三通都没人接,挂电话后不久,薇拉打来了:“你找我?”我:“你在哪?”薇拉:“东尼他家。”

 什么,竟然在人家家里面?我原本还以为会去餐厅或是咖啡店之类的,这样可不行,大条了,我:“你说清楚没?”薇拉:“还没啦,我正要找时机说,你就狂打了。”我:“赶快说清楚赶快回来了。”薇拉:“好啦,等等就回家。”

 电话挂了后,又等了十分钟左右,我是越想越担心,东尼明明知道薇拉有男友,还带她回家,不会是想上她吧?万一东尼表白被拒绝,硬来怎么办?有人会说我胡思想,可是我会这样想是有理由的…

 薇拉长得很漂亮(废话,不然我怎么会在飞机上就只注意到她),她有一头及肩的长发,皮肤很白,一点也不像中国人有点黄黄的皮肤,一六八公分高,平常虽然都用宽松的衣服来遮掩。

 可是那比一般中国人大的D罩杯,有时还是遮不太住,而且我不喜欢老外那种大得很夸张的部,通常有C以上我就满意了。

 我最喜欢的是薇拉的那‮腿双‬,即使她平常都穿牛仔,还是遮掩不住她那完美的腿部线条,下的时候就更令我疯狂了,股不是很翘,不过很圆润,在我两个手掌就几乎可以握住的细衬托之下,那身材简直是不能再挑剔了,她今天出门没特别打扮。

 只是牛仔加上T恤,在习惯性的搽个护膏,不过我一直认为她淡妆或是不化妆,是最美的,最能把她清秀的脸表现出来,再加上魔鬼身材,护膏的粉红,让她的更吸引人。不行。

 虽然没有穿得很暴,还是很危险…我终于坐不住了,还好之前东尼他找房子、买车、买用品都是我帮的忙,所以我知道他的住址,马上跑出门,飞车到东尼家。在他家楼下,我犹豫了,我该上去敲门吗?这样好像很不信任薇拉,而且很没礼貌,不然,先打个电话好了。

 于是我又拨了薇拉的手机,又没接了,又等了十分钟,我又拨了一通,心中想着,再不接我就去敲门了…这次,薇拉接了:“Hello?”

 我劈头就问:“你还要多久啊?”薇拉:“再十分钟啦。”我此时已经有点生气了:“我就在楼下,你快点说完快点下来。”薇拉:“好啦,十分钟。”

 结果我又在楼下等了二十分钟,薇拉才下来…我:“怎么这么久,你到底说了没?”薇拉:“说了啦,我们先回家再说。”

 我看薇拉脸红红的,又有点,心里觉得怪怪的,不过东尼也跟着下来了,于是只好跟他挥挥手说再见,心想回家再好好地质问薇拉。回到家,在我百般追问下,薇拉才把经过跟我说。

 原来东尼一开始也没说什么,只是问些课业上的问题,就在我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薇拉才刚想主动问东尼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结果被我的电话给打断了。

 后来挂了电话,薇拉大概是怕我生气吧,也就问了,结果东尼就跟她表白了,薇拉当然是拒绝了他,可是东尼竟然就从后面抱住薇拉,还把手伸进T恤里面,薇拉的部。

 然后还想薇拉的子,还好薇拉穿紧身牛仔,很不好下,薇拉挣脱东尼之后,跟他说不要这样,以后见面都很尴尬。

 后来又开解了东尼很久之后,才答应跟东尼保持普通朋友关系,不过事情还没结束,这就留待后话了。

 ***接下来,我一直在暗中观察薇拉,没有发现其中有任何的异样,而东尼自从那次之后,也很少呼叫她了,偶尔会询问一些课堂的问题,事情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我也慢慢地忘记了这件事。

 我攻读的是电机工程系,在我们学校,是出了名的,做不完的实验、研究计划,还有作业。

 美国的学校一般三月初会有一个星期的假,学生通常都会计划出游个五到七天,我们这期一起来的同学,就计划到纽约去玩,由于我功课颇多,所以都是薇拉出席参与行程计划,我就等时间到加入就好了。

 好死不死,教授在放假前,出了一个作业,加上一个原本放完假就要出的专题计划,还有即将来到的期中考,变成了一个沉重的负担。  m.bBMmXs.Com
上章 留美杂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