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美杂记 下章
第5章 控制不了
 或许是摇头的太过大力,惊动了趴在我的腿边的薇拉。薇拉缓缓抬起头,眼睛。

 “这是真的?不是梦?薇拉应该在纽约的啊?”我惊讶地想着。薇拉此时已经抬起了头,看到我醒了,她顿时哭了出来。

 “你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做专题就做到命都不要了?要不是我昨晚突然心绪不宁,又想起你两天没打电话给我…”听着薇拉娓娓道来,我才知道。

 原来薇拉担心我,打电话给我,我没接,她又打给亨利。亨利正好来到我家,忙着叫救护车送我去急诊,薇拉一听之下,立即丢下未完成的行程,马上赶去机场买票回来。

 我昏睡了一天一夜,就在我醒来前几个小时,薇拉才刚排上候补,买到票赶回旧金山,然后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看我,之后因为长途跋涉的辛苦,薇拉直接就趴在我的病边睡着了。

 “对不起,小薇(我对她的昵称)我下次会注意的。”我说着道歉的话,心中满是歉意,之前对“那晚”真相的执着一扫而空,也为自己的行为愧疚着。

 “不管如何,薇拉都是爱我的。”我对自己这样的说道。***办了出院,我回到家中,薇拉坚持要我休息。

 可是即将到来的并不允许我休息。于是,薇拉紧跟着我,我跟亨利做专题,薇拉在一边乖乖地看书,她的期中考也在假过后没多久。

 我俩的如胶似漆,羡煞了亨利,至于东尼他们则仍然在纽约游玩,一直到今天才会坐飞机回来,虽然我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去探究“那晚”的真相为何,在心中还不是想让东尼和薇拉两人,有相处的机会。

 在亨利要去接机的时候,我带着薇拉离开了他家。专题做完了,心中放下一块大石头,一回到家,我转身就捧起薇拉娇美的脸庞,对着那鲜滴的红吻了下去,

 薇拉本来就很害羞,脸蛋马上红了起来,真是可爱极了,兴奋之下我抱着薇拉冲进了卧房,快速地起两人身上的屏蔽衣物,随着衣服一件件地飘落在地,那完美的体再次地映入了我的眼帘,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

 突然,一丝的不安闯进了我的脑海,摇了摇头,努力地把它赶出思绪之外。“噗!”薇拉的一声轻笑声唤醒了我。“小薇,你笑啥?”我问道。“没有,你好呆喔,愣头愣脑的。”

 薇拉的双颊红扑扑的,加上那浅浅的笑容挂在姣好的脸蛋上,真的就像一个天使一般,而她的上半身却是只剩下一件罩,试想,像这样的天使,怎么能不引起男人的冲动呢?

 “敢笑我,要你好看!”我开始呵起来,双手一面对着薇拉的躯体进攻,也一面的享受那娇肌肤带来的摩擦感,是那么的柔,细致。

 这真是雕玉琢的身躯啊,下之物迅速地膨了起来,薇拉也感受到了,一股害羞的嫣红迅速在脸上蔓延,连身上也受到了感染,慢慢地泛红起来,我的薇拉,还是这么容易动情啊。

 心中高兴地想着,手中却不停歇,开始了进一步的侵犯,一步步地向薇拉的最后两个守卫基地侵袭。

 “啊…”薇拉轻呼了一声,终于在薇拉的半推半就之下,拿下了第一个要,解除了屏障,两座伟峨的山峰马上挣脱束缚弹了出来。

 捧着这对许久不见的老友,我马上实施了热烈的拥抱,下意识地,我的双手握着薇拉的双肩,然后缓缓地下滑,只用一食指,左右两指,缓缓地向下涂鸦着。

 终于滑到了山脚,继续慢条斯理地在山脚边闲晃,就在薇拉脸泛红,上身急扭的同时,热切的双手突然打开,迅速地握住了两峰。

 “哦…”这是薇拉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挑逗方式,她的双开启,发出了两声天赖般的呻

 我的攻击尚未结束,双掌缓缓地着,同时非常慢地向上爬升,在越来越高的同时,又换回了单一的食指进攻法,就在到达山巅之前,却突然停了下来。

 在原高度固执地转着圈,一圈又一圈,两座山峰地震般的震着,薇拉急促地着气,单纯的她何时受过这种挑逗,此刻已经动情了,在上半身享受够了薇拉的柔之后,我把目标转往了下半身。

 一边慢慢地解开她的牛仔头钮扣,一边用手指在肚脐周围画着圈圈,薇拉向蛇般纤细,扭动着的柳,随着我的动作,而时左时右地,好像要逃避着我的手指,又好像不堪挑逗地合着。

 当我的嘴与舌头,着薇拉的肢,同时双手把子往下拉扯的时候,薇拉害羞地,向上翘起了,使自己丰顶翘的部悬空着,方便我扯下她的紧身牛仔

 看着薇拉害羞而红透的双颊,在挑逗之下,想要矜持,却又难耐的表情,加上那充满身躯的望之内,再也隐藏不住,透体而来的靡感觉,我的望也同时攀升到顶点。

 手指轻佻,舌尖轻捻,一向不愿以口食花瓣的我,一改常态,手口舌三器并用之下,瞬间使得薇拉浑身紧绷,飘飘仙,不知今夕是何夕,进入恍惚离的神游状态之中。

 “噢,天…天啊…呵…哦,你…你什么时候,这么…这么会逗人了,啊…”薇拉断断续续地呻着。

 轰!薇拉的话像是一声惊雷,闪进了脑海,之前被赶出的的思绪一股脑地全都涌了进来,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与灵魂离了。

 身体却仍在机械的挑逗着薇拉。下意识的动作,却拥有那么高超的技巧,薇拉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只能全身无力地在我怀中,婉转呻,任我摆布,而我,彷佛分离了出来,好像此刻在天花板上,眼中看着下面的靡景象。

 可是又感觉到自己其实还是在原地,手中的柔软,鼻中传来的芬芳,都让我肯定自己正在跟薇拉做中,可是,脑中却是思绪纷杂。“这…这不是我的技巧!”“这是…是我从东尼那学来的!”

 “东尼!”“谜的一晚!”“薇拉失身了!”“这不是我!”即使,薇拉传来的热情是这么的使我悸动。

 即使,薇拉美丽柔软的躯壳,是如此的发热。已经陷入想像空间的我,却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大脑。

 我突然发现,这个在薇拉上面的男人,已不再熟悉,不再是我本人,轻易而自然,彷佛原本就该如此这般,一点也不突兀的,变成了“东尼”

 从录像带中学来的技巧,一一地在眼前浮现,然后又一一地实践在薇拉的身上。眼看着东尼,这个在我下面的男人,正不紧不慢地,一手摧残已占领的双峰,一手滑向最后一个紧守的领地…***一声持续而坚定的叫传来,往身下一看,男人的分身已经进入了薇拉的体内。

 可是男人好像又有些变化,我仔细一看,那不就是我自己吗?刚刚的感觉玄之又玄,好像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又好像那些都真实存在过的一般。

 不管了,现在的情况哪容得你细细思考呢,这不是思考的时候。而是应该要“行动”的时刻,是“开采”的时刻。于是我辛勤地耕种着拥有的田地,那栖栖芳草围绕着的田地,是那么的厚实而甜美。

 而紧紧绕的幽谷山壁,好像一直在呼唤着什么东西的出来,对了,是灌溉,它在要求我的华的灌溉,为了守护男的尊严,我咬着牙,苦苦地支撑着,眼前美妙的女体,尚未完全足,我必须忍耐!

 必须给她更好的、更狂、更高的高峰、更深的探索、更,更完美的高!于是,我努力地使自己的焦点转移,我必须找到别的注意力,我搜索着,眼光看到了薇拉美丽的脸庞,这是…

 我从未看过的表情,那么的愉快,紧蹙的眉头,好像在盼望着更大的冲击,放肆的双,哦,她竟然伸出了舌头,自己的嘴。天哪!太感了,我感觉到了她的心情,那是一种足感,足于现有所得。

 同时又带着一丝丝的盼望,希望更多、希望再来。那是一种矛盾挣扎的心情,而这时的薇拉,在我眼中,不再是那个清纯的女神了,那表情是那么的,好像永不足的妇一般,却又带着足的笑容。我惘了。

 我没看过这样的薇拉,这…这表情好像某人。我突然想起了丽莎。对,这是丽莎的表情。身下的女人赫然随着我的心情变成了丽莎,哦不,我怎么可以有这种的念头,还是在跟薇拉做的时候!

 罪恶感顿时充满心中,而丽莎也消失了,却不是变回薇拉,出乎意料地,竟然变成了珍,东尼的现任女友。

 一丝报复感也随着增加,把罪恶感迅速地排出体外,我的身体顿时充满了活力,狠狠地冲刺着。

 而身下的珍在我的冲刺下,紧紧地抱住了我。口中的呻声不断,却再也不成字句,有的只是断断续续的呼喊呻

 随着一股绷紧感席来,我直了身体,加快了冲刺的速度,全身持续地紧绷着,一寸一寸地蔓延,部的酸意越来越明显,我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危…哦,危险…不…”薇拉也感觉到了什么,口中呻出最后的字句。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也控制不了,华随着跳动洒而出,身体也随之被无力感充斥全身。我趴在薇拉的双之间息着,一种罪恶感在心中蔓延,我刚刚怎么了?  m.BBmmXS.coM
上章 留美杂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