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美杂记 下章
第11章 震惊之余
 “有啥事?在电话里也不说…”亨利照旧嘟嘟囔囔地碎念着。

 “架个好东西,嘿嘿嘿…”我地笑着,同时脚步不停地走向东尼的房间。我刚刚那通电话就是为了确定东尼不在家。“干,笑得这么,还走进他的房间,你想干啥?”亨利说道。

 “我看过了啦,除了又多了一个跟珍的,没新的了。”亨利接着说道,想必他以为我是要来看有没有更多片子的。

 “哦,还有新的?”不过我的目的不在此,只见我开始在东尼的电脑上快速地敲打着,又是上网下载,又是编辑程式,还有一堆设定介面。

 “你…这不是…哇靠!你比我想像的,你想干吗?”亨利稍微地看了一下,马上了解我想做什么。

 “唉唉唉…这是严重侵犯隐私权啊,这不太好吧?”亨利愣了一下,开始害怕了起来,“万一他哪天发现了,那可严重了,这事可大可小啊。”

 “唉唷,你不说,我也不说,他怎么会知道的?再说,就算发现了也只是以为中了木马而已吧,我可以随时切断的。”我继续说着,手上却仍然没有停下的意思。

 “不行啦,我不行让你这么做!”亨利这小子突然固执了起来,他使劲地把我拉了起来,离开电脑前的座位上。

 “你…”我在心里挣扎了起来,我该怎么办?这小子这时候突然深明大义了起来,干脆…我在心里思索着。

 亨利看我不说话,以为我已经动摇了,“我说真的啦,我是为了你好,兄弟一场,大家那么马吉,我会害你不成?”

 亨利继续地游说我,“我看我当初把这件事跟你说就是一个错误,你啊,虫上脑了啦。”我迅速在内心下了决定。

 “我会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我说道。“什么原因?我才不管你什么狗原因,反正,我今天知道了,就不会坐视不管。”亨利完全不为所动。我又坐下,打开电脑的资料夹。

 “吼…说不听哦…”亨利恼怒地拉着我的手。“放手啦,我只是要给你看个东西。”我说道。“什么东西?鬼才信你的话。”亨利仍不相信。

 “你拉着我怎么秀给你看?再说,你真的要阻止,等我走了再砍掉我也没辙啊?”我对亨利说道。亨利想了一想,也有点道理,他真的不给我装的话,我一走,他只要解除安装就好了,我的心里本来还在犹豫。

 不过看亨利的样子,看来不给他看的话,是过不了这关的。“显示隐藏档”勾选之后,资料夹中出现了薇拉的档案。

 “啊?”亨利愣了一下,“这…不会是?”亨利转头看着我,双眼询问的表情。我轻轻地点了点头。“不会吧!?”亨利彻底地震惊了,“我打开给你看,不过重要部分不准看。”我对亨利说道。

 话说完自己也觉得好笑,亨利就住在这,我又不能把档案砍掉,那就算我现在不准他看,我不在的时候呢?

 “好啦。”亨利言不由衷地说道。我也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就跟我刚刚想的一模一样,算了,还能怎么办呢?都走到这一步了,我在心里想着,同时对档案连点了两下。

 ***在亨利的帮忙下,我顺利地架设了一个监控程式,在东尼的电脑之内。应该说,是远端操控程式,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在他不知情的状态下,连接到他的电脑,接着开机,然后做我想要做的任何事情,不过这不是我要的功能,我只是要他的监控功能罢了。

 除了这个程式之外,我也从亨利的口中问到不少我需要的资料与情报。例如:东尼的课程是在每周二、四的晚上,从傍晚五点半一直到晚间九点。

 而珍在一间会计师事务所工作,除了月初月底比较忙之外,几乎天天都会在东尼这过夜。东尼的小组会议通常是约在周末,周五晚上或者是周六下午…等,关于这些的资料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我说服了亨利打了一副大门钥匙给我,当然我并没有透出我的目的,亨利也猜不到我最终想要做的事情。

 不过从他看我的眼光之中,好像又了解到某种东西。我想,也有可能他隐约猜到了,但是并没有明言吧。那小子聪明的,就是长相不讨喜,所以老是不到女友,可能他眼光也高吧,反正就是一个只能天天打的单身汉,而且,我的复仇大计是无论如何都要执行的。

 接下来几天,我一有空就监控东尼电脑的动静,尤其是他的MSN内容。现在,万事具备,我所等待的,就是一个下手的时机了。

 平淡的日子很快地过去,这期间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下手时机,其实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不过我总是没办法很快地下定决心,以至于让时机溜掉。话说我跟薇拉两人,最近的关系,有点冷淡。

 虽然我尽量地装作很平常的样子,对她照样嘘寒问暖,可是这段日子,我没碰过她半次,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但是每到最后关头,那个画面总是适时地跑进脑海,我的小弟也总是跟着气。薇拉虽然还没说什么。

 但是从她的表情,我相信她也知道了,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终于,今晚吃完晚餐,薇拉说有事要跟我谈。她终于忍不住了,我爬上了,漫不经心地操纵着遥控器,胡乱地转着电视台频道。

 薇拉坐在我身边,并没有看着电视,而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难堪的静默快要使我发疯了,藏在心内的秘密不断地啃噬着我的神经。身旁传来阵阵的发香,闻到这熟悉的味道,我不回想起之前的情景。

 之前,我很爱闻她的发香,那也是她独有的味道。女生呢,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明明就算是洗相同牌子的洗发、润发,但是最后飘散的味道却是不同的。这点,我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

 还记得从前,只要闻到这个味道,我的小弟弟就会自动地举致敬。说是从前,其实也不过才一两个月之前的事吧。就在这件事发生之后,就再也没有那种情形出现了,想到这心又痛了起来。

 我知道现在两人的关系出现了明显的紧张感,因为以前,只要感觉到她的柔软的身体,只要她贴着我,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忍不住把她扑倒在上。即使隔天有再多的作业要,再重的课程要上,我总是“先上再说”

 而现在呢?我多久没有主动了?而且,就算是她挑起的,不管我再怎么想配合,身体就是不听话。

 我之前不知道听谁说,男人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怎么发生在我身上就不是这样?反而好像是女人才是这样的,不是吗?我又悲哀地想着,不是吗?不然你怎会没办法抗拒他的挑逗?

 不然你怎么会不挣脱他的魔掌?想到丽莎、想到珍、想到乔安、最后又轮回到薇拉。

 “我…”薇拉突然开口说道,言又止的。“嗯?”我继续装做没事一般的回问着她,可是心却咚咚地跳着。“你怎么了?最近课业压力很大吗?很累吗?”

 薇拉小心翼翼地问道,试探的,又像是不知道从何问起的开场白。

 “没有啊,怎么了吗?”此刻除了装糊涂,我实在想不到解决的办法,我总不能说“因为我知道你让东尼给上过了。”这样的话吧?

 “那,你不再爱我了吗?为什么最近会这样子?我对你没吸引力了吗?”深一口气之后,薇拉开始带入问题核心。她转头看着我,眼中泛着几许不易察觉的水汽。“没有啊,你干吗胡思想?”我回答道。

 可是言不由衷的语气,她不可能听不出来,天哪,我清楚地知道,心里明明还爱着她。天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有多大的吸引力,我好想再次回到从前,像以前那样抱着你,摸着你,亲着你,跟你做到天亮…

 可是,我就是不能,不能不去想,不能不介意!百般焦躁之下,不等薇拉开口,我起身,穿上外套。

 “我刚刚想起实验室还有数据要节录,得去学校一趟,有什么事晚点再说好了。”这是什么滥藉口。总之,我又再一次地逃避了。

 关上房门的那刹那,薇拉的脸庞上滴落了晶莹的泪珠,那是无声的泪水,可是绝情的我不会知道。在车上点了一烟,呵…何时烟酒不沾的我,现在是烟酒不离身了?自嘲地笑了笑,我发动了车子,离开了家中。

 在车上,我播了通电话给乔安。

 “刚刚还说自己不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那现在是什么?”我又对自己笑了笑,车子同时也加速驶进了夜之中。***

 情过后,是难堪的沉默。想说些什么,却又想到,不管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我默默地起身穿衣。珍拉过棉被盖住自己赤的娇躯,即使刚刚已经被我看光,享用过了。

 出于女的矜持,她还是不愿意在强暴她的男面前赤身体。

 “那卷录像我有备份,我想你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傻事吧?”我背对她说着,穿好衣物的我起身准备离去。

 “为什么?”珍突然冒出这句话。我顿了顿,也好,让她知道前因后果,也不至于这么冤枉,其实,就算东尼先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关珍的事吧?她本来就是我报复下的牺牲品。

 我又走到电脑之前,叫出了那个令我心痛的档案,播放了起来,“你自己看。”我说道,随着情节的进展,珍眼中传来不相信的神情,震惊之余,连遮掩的被单滑落了也没有发觉,此刻的珍,虽然已经穿上了衣物。  M.bbMmXs.COm
上章 留美杂记 下章